深夜,你敢不敢一个人待在手术室里?-生物医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生物医学 >  深夜,你敢不敢一个人待在手术室里?

深夜,你敢不敢一个人待在手术室里?

发表时间:2020-06-29 20:4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来源:温柔医刀    作者:春哥

医院是个充满故事的地方,建院时间越久,故事就会越多。


白天的手术室,医生护士集聚,监护仪声、电刀、超声刀声此起彼伏,可以说,是医院里最“热闹”的地方;到了晚上,当所有手术结束,打扫卫生的护工下班,各种仪器关闭,灯光熄灭,手术室又成了医院里最安静的地方。
 
曾经有则传闻,说某医院有对男、女实习同学谈恋爱,晚上找不到地方,看中了手术室的静谧清静,与外界隔绝,和那些多功能床,于是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到手术室,在里面谈情偷欢。连续数周居然没人发现。后来有一次,因“小两口”实在太忘情投入,弄出了很大的声响,才被值班老师抓个现行。
 
当然,传闻未经证实,但是,夜晚手术室的安静却是不争的事实,当隔离门关上,整个手术室就成了一个封闭空间,一片沉寂,连蚊虫声都听不到丁点。
 
有一天我值班,晚上空闲下来,我突然想起有几个手术视频没有拷,就想趁有空的时候把视频考了,免得忙起来搞忘又被删除。
 
我给手术室值班护士打电话,想请她帮我拷,但是对方却扭扭捏捏,反复询问我第二天早上再拷行不行?
 
我说早上事情多,怕来不及,现在记起了,又刚好有空,为什么还要等到明天?同时也很奇怪,平常关系都还挺好的,帮忙拷一下视频又不是多大个事,还一直推脱?
 
拗不过我的坚持,她最终答应了,但有个前提,她帮我开机,我自己在手术间拷。
 
我说没问题啊,反正我现在没事情。
 
她领着我进手术室。我们手术室的手术间多,过道长,她走在前面,边走边一路开灯。
 
我说,开一盏灯就可以了,何必一路走一路开,多浪费啊?
 
她没吭声,只是疾步走到要拷视频的手术间,然后打开设备,就自行出去了。
 
手术视频有点大,机器性能又差,一个视频居然要拷半个多小时。我坐在手术间,看着周围安静的麻醉仪、无影灯、手术床,和各式各样的设备,心底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平常到手术室来,大多都是白天,即使晚上来,也是因为做手术,手术室里有很多人;还真没试过晚上的时候,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呆在手术间里。
 
我坐在宽敞静寂的偌大手术间里,周围轻悄悄地,没有一丝声音,安静得连针掉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坐得久了,突然有种瘆人的感觉爬上心头。
 
我想起来了小时候一个人走夜路的情形,周围黑咕隆咚地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自己手上的电筒有点光亮;总感觉周围树丛里有怪物,总感觉背后有人跟着,但又不敢朝四下多看,更不敢回头,只有盯着前面的路慌慌忙忙地走,心头越慌走得越急,走得越急心头越慌。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手术室美女为什么要一路走一路开灯,还一直推脱着不愿意晚上帮我拷视频了。
 
不是我们关系不好,她只是害怕深夜的时候一个人待在手术间里。
 
我忽然很佩服每次手术室里最后走的一个人,她要检查所有的设备,还要挨个熄灭每个手术间的灯,那该是要有多大的胆量和勇气?
 
还有那些深夜手术结束后还要独自一人清洗腔镜设备和手术器械的护士妹妹,不知道她们,当一个人待在通道上洗器械的时候会不会感到害怕?
 
医院是个充满故事的地方,建院时间越久,故事就会越多。
 
手术室是治病救人的第一现场,每天都上演着惊心动魄的生死转折剧情,无数幸运的病人在这里经历了人生的蜕变,获得了重生的机会,但也有少数不幸的病人,没能扛过疾病的打击,在这里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曾经听说有医院的外科医生在一次手术中发生病人当场死亡,后续在该手术间的手术又接连出现了一些状况,再后来安排手术时,他想着法子都要避开那个手术间,有时给他正台手术他都不做,宁愿做其他间的接台。
 
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鬼怪学说,但是同为外科医生,我非常理解他的感受,因为我也经历过一些很“邪门”的事情。()
 
曾经有一年,我主管的一个病床上有个病人手术后出现了并发症,好不容易出院,又收治了一个手术病人,手术后又出现了一些类似的并发症。而那一年,我做了那么多手术,其他所有病人都很好,就单单那两个病人出了问题,你说怪不怪?
 
其实,身为受过十数年医学科学教育的外科医生,我们绝不推崇迷信,也绝不相信迷信,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人类对事物的认知有鲜明的时代局限性,现代科学虽然已经非常发达,但是仍然存在着许许多多的未解之谜。
 
坐在手术室椅子上等着设备在拷视频的时候,看着眼前冷清的手术室和空空如也的手术床,我的脑海中像过电影一样,快速闪现着那些年做手术的场景。
 
我很欣慰的是,自己问心无愧,对得起所有的手术病人。虽然不是所有的手术都堪称完美,虽然不是所有的病人最后都有令人满意的结局,但是我自问,每一台手术我都尽了最大的努力,每台手术都发挥了我当时最好的水平。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人只要行得正站得直,做事坦荡问心无愧,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无惧于任何事情任何事物。
 
而且,我们作为医护人员,干的是救死扶伤行善积德的善事,做的是利在千秋泽被后世的善行,德近佛,才近仙,即使不被人感恩戴德,也断没有理由心虚什么惧怕什么。
 
深夜我一个人待在手术室,虽然感到有些寂寥,脑海中也浮现过一些念头,但是我并不惧怕任何事物;我好奇的是,那对夜深人静在手术间偷欢的医学生,脑子中除了情爱那些事情,会不会还有些其他什么?



- END -

/ 相关阅读 /
·

/ 推荐阅读 
·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