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氧疗法对炎症性肠病的治疗作用 | 专家述评-生物医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生物医学 >  高压氧疗法对炎症性肠病的治疗作用 | 专家述评

高压氧疗法对炎症性肠病的治疗作用 | 专家述评

发表时间:2020-06-30 19:3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高压氧疗法对炎症性肠病的治疗作用

特别声明: 本文属于医学专业文章,仅供医疗专业人员学术交流。不适合作为非专业人士疾病教育或科普用途。
观点与述评: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一些之前未应用在炎症性肠病(IBD)药物或疗法,开始被探索性的研究治疗IBD的效果。


其中一个是高压氧疗法(HBO),该疗法在IBD的治疗中已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


2014年,Dulai等研究者已经在《Alimentary Pharmacology&Therapeutics》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述,讨论高压氧(HBO)治疗IBD的基本原理以及临床研究情况。


最近,一项在住院的中度至重度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中进行的随机、模拟操作对照试验证实,在激素治疗的基础上增加高压氧(HBO)作为辅助治疗,可以显著提高UC临床缓解率,同时降低二线挽救治疗或结肠切除手术的风险。


高压氧(HBO)治疗是指,使患者在高于正常大气压的条件下呼吸100%的氧气60-90分钟,通常为2.0-2.5个绝对大气压。


目前已证实,高压氧(HBO)治疗可以造成过度氧合作用和氧化应激,从而诱导干细胞动员、生长因子上调和抗炎作用。


对于高压氧治疗(HBO),荷兰水下及高气压医学会给出了14个建议的治疗指征,包括:晚期放射组织损伤、糖尿病足溃疡、一氧化碳中毒等。


高压氧疗法(HBO)用于慢性疾病治疗(例如伤口愈合),通常需要进行6-8周的治疗过程。


通常认为高压氧疗法(HBO)是安全的,几乎没有并发症,最常见的是耳朵或鼻窦气压伤和短暂性近视。


在阿姆斯特丹UMC医疗中心,已经开始使用高压氧疗法(HBO)治疗克罗恩病(CD)肛瘘、直肠阴道瘘和会阴病变。


另外,高压氧疗法也偶尔被用于治疗难治性瘘管患者。


下面介绍2个病例


一名36岁的女性CD患者,疾病表现为多处复杂性肛周瘘管、反复脓肿、直肠大伤口,活检证实为CD病变。


使用英夫利西单抗和甲氨蝶呤治疗无效,1年前接受结肠造口手术。


在接受了40次高压氧疗法(HBO)治疗后,肛周CD的临床特征基本消失(见下图)。移除引流挂线之后,未发生新的脓肿,已经计划安排手术闭合瘘管。



另一例女性患者31岁,患者难治性肛周和直肠阴道瘘。使用英夫利西单抗和巯嘌呤治疗效果不佳,在6年前接受结肠造瘘手术。


该患者接受了40次高压氧(HBO)治疗,达到完全缓解(体格检查无不适,无外部开口的渗液瘘管)。


磁共振成像(MRI)检查结果显示,治疗后复杂性瘘管纤维化(见下图),目前考虑可以关闭造口,恢复肠道的连续性。



基于这些令人鼓舞的初步研究结果,高压氧疗法(HBO)可能为治疗难治性IBD患者提供了一个可以考虑的解决方案。


当前正在进行进一步的临床研究,希望能全面评估高压氧疗法(HBO)的作用,并最终申请其批准用于IBD的治疗。


在过去的10年中,IBD的治疗方案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新型生物制剂开始用于临床治疗,此外传统药物的优化治疗也进一步完善,这大大改善了UC和CD患者的治疗结果。


已经有证据显示,与高压氧疗法(HBO)相关的机体过度氧合作用和氧化应激,具有潜在的治疗CD瘘管的作用。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IBD非药物治疗方法,包括干细胞移植(SST)和粪便菌群移植(FMT)。


干细胞移植(SST)可能会改变肠黏膜免疫反应,从而诱导由慢性炎症引起的组织损伤。


全身性干细胞抑制仍存在争议,但使用干细胞局部注射治疗肛周瘘管,已观察到积极的治疗效果。


最近,同种异体间充质干细胞移植(SST)局部注射疗法,已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正式批准,用于治疗CD复杂性肛周瘘管。


另一方面,自从阐明了微生物失衡在IBD发病机理中的重要性,就已经有学者提出将粪菌移植(FMT)作为IBD的潜在疗法。


一项纳入了18项研究的系统评价,描述了粪菌移植(FMT)治疗122例IBD患者效果,总体治疗成功率45%。


关于粪菌移植(FMT)治疗IBD,需要更多的研究确定供体微生物选择、标准化方案和粪菌方式,以优化IBD患者的粪菌移植(FMT)治疗。


总之,目前的研究正在积极探索潜在的IBD新兴药物和非药物疗法(包括高压氧疗法)。接下来的研究需要进一步确定这些疗法在UC和CD患者中的作用。


点击“阅读原文”,检索更多文章。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