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蛇之岛!-天文地理-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天文地理 >  万蛇之岛!

万蛇之岛!

发表时间:2020-06-30 17:03: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环球人文地理”



上世纪30年代,日本军队占领辽宁后,关东厅海务局的几名日本士兵,奉命考察邻近旅顺口的一个小岛,为建造灯塔做前期调研。一登岛,士兵们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缠在树枝上的蛇吐着信子,瓦灰色的蛇从草丛中划过,连石缝里也有蛇盘着休息,小小海岛到处都有蛇活动,令人毛骨悚然,日本士兵吓得落荒而逃。


这座面积仅有0.72平方公里的小岛,怎么会有这么多毒蛇?它们从哪里来?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又以什么为食?这个神秘小岛的种种谜团,吸引着一代代人去探索……





蛇岛与蝮蛇



距今约15000年前,

胶辽古陆还未分裂,

辽东半岛及山东半岛的陆地连在一起,

因多次地质运动,

下辽河断裂下陷,

黄海海水涌入,

使得胶辽古陆成为一片汪洋,

未被海水淹没的山峰露出海面,

成为岛屿,

蛇岛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蛇岛形成过程中处于褶皱带上,

造成了蛇岛上大量地质裂缝的存在,

而蝮蛇喜欢居住在岩石缝里,

石缝作为天然洞穴

吸引了蝮蛇在此“定居”

与大陆分离后的蛇岛,

缺乏淡水和外界的食物补充,

绝大部分动物无法适应这种环境突变,

逐渐死去,

而蝮蛇凭借其极强的忍饥耐渴能力,

慢慢适应环境并开始寻找新的食物,

由于少有天敌,

蝮蛇就在这座海岛上繁衍壮大。



蛇岛蝮蛇的进化演变,

与食物息息相关。

蛇岛处在东北亚候鸟迁徙路线上,

一些小型鸟类要在蛇岛上稍作停留,

补充食物和能量后继续飞越大海。

岛上食物少,

蛇岛蝮蛇需要捕捉

迁徙的候鸟维持生命。


红胁蓝尾鸲(小型候鸟)


每天小型候鸟的活动高峰

在早晨及傍晚,

蝮蛇也随之出来捕食。

中午鸟类出现得少,

加之气温升高,

蛇也就下树休息。

春秋两季是候鸟的迁徙季,

这一活动规律,

让蛇岛蝮蛇在漫长的进化中

有了另类习性——夏眠。

每年4~5月与9~10月,

在岛上停留的小型候鸟增加,

蛇岛蝮蛇也进入了活动旺季,



7月及11月以后,

蛇岛蝮蛇进入夏眠及冬眠。

一年两季休眠,

这种特征使其成为了一个独有的蝮属新种,

并于1979年被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赵尔宓院士命名为“蛇岛蝮”,

这意味着在整个地球上,

只有蛇岛上生活着蛇岛蝮这个独有物种。

食物不仅改变了蛇岛蝮蛇的习性,

还改变了它们的繁殖情况。

蛇岛上的成年雌性蝮蛇每4年才生产一次,

每年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参与繁殖。


蛇岛蝮蛇交尾


其原因在于,

在蛇岛上获得食物不易,

平均一条蛇,

每年只能捕6~8只鸟,

有时一整天、一整月或者一整年

都无法捕捉到1只鸟,

而雌蛇必须要有足够的营养积累

卵泡才能发育。

如果这一年蝮蛇捕到足够的小鸟,

营养充分,

卵泡可正常发育,

第二年就能怀孕;

但每生产一次都是巨大的消耗,

个别蝮蛇蛇生产后甚至因机能衰竭死去。

因此,蛇岛蝮蛇不能像

大多数蛇那样每年都怀孕,

吃不到鸟的瘦蛇根本无法繁殖。




蛇岛守护者



蛇岛是世界上唯一的只生存

单一种类蛇的海岛,

生活在岛上的近两万条剧毒蛇岛蝮,

是重要的生物资源。

在蛇岛工作,我们不仅

需要保护岛上的蝮蛇不被偷猎,

还需要对蛇岛蝮蛇进行研究。

二十年的工作中,

我找到了生物芯片标记物种的方法,

以掌握蛇岛蝮的生长发育情况。



我们的工作总是在“与蛇共舞”,

被蝮蛇咬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2007年5月

一次科研活动中需要抓蛇。

当抓到第10条的时候,

我一时疏忽,手稍微松了一点,

蝮蛇猛地往前一蹿,

回头正好咬在我的左手食指上,

刚开始只感觉像针扎了一样,

但10分钟后,

蛇毒开始发作,

被咬的部分肿了起来,

我连忙在胳膊上系了毛巾,

防止血液快速回流,

仅10分钟左右,

整个左手像发面一样全部肿了。



当时,这条蛇岛蝮刚刚经过

一个冬天的冬眠,

毒液已经积攒了大半年,

正是最厉害的时候。

我立即被送往医院抢救。

到两个小时,

我的整只手已经肿得像面包一样,

医生剪开简易绷带的一瞬间,

手腕就像被吹的气球一样向外鼓,

眼看着整个胳膊都肿了起来。

被咬后第一天晚上是最难熬的,

肿、胀、痛,

我感觉就是把整只胳膊

砍掉都比当时好受。

在蛇毒作用下,

毛细血管破裂,

体液渗出,

就像在皮下注水,

还没有地方排出,

能不胀和疼吗。



第二天早晨,

医生通过穿刺减压,

用针头扎破皮肤,

血液喷出来的一瞬间,

我感到无比的舒服。

穿刺减压总共进行了2次,

由于穿刺的针头较粗,

我左手的5个手指上至今仍

留着8个白色的针孔斑痕。

整整住院18天,

我的整个左侧身子都蜕了一层皮,

才算捡回一条命。

由于蛇毒影响了左手的神经,

到现在,我的左手食指

还感觉不太灵活,

像戴了手套一样,

阴天、下雨天还时常隐隐作痛。




 2020年,是蛇岛老铁山自然

保护区成立的第38年,

我和同事们在岛上与蛇朝夕相处,

保护蛇岛蝮蛇这种有趣生灵的同时,

还维护各类动植物种群稳定,

不断地破解关于蛇岛的更多谜团。


更多精彩内容 

尽在《环球人文地理》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