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昔日鸭王没落,都是直营的锅?-IT动态-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IT动态 >  周黑鸭:昔日鸭王没落,都是直营的锅?

周黑鸭:昔日鸭王没落,都是直营的锅?

发表时间:2020-07-31 18:4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你想看的都在这儿

周黑鸭最近可能有点焦虑。


截至今天,在“鸭脖届BAT”中,2012年上市的“鸭脖第一股”煌上煌市值为137.07亿元,最晚上市的绝味后来者居上,市值为521.6亿元,而周黑鸭市值为148.23亿港元,约为133.7亿元人民币,是最低的。而在“BAT”之外,还有个已经。


而在昨天晚上,周黑鸭发布公告,预期2020年上半年收入将同比下降约45%,录得归母净亏损4200万元至5000万元人民币之间,去年同期则实现归母净利润2.24亿元人民币。


如果给周黑鸭安排一个表情包,那可能就是:感到鸭力.jpg。



落寞的昔日“鸭王”


2016年底,周黑鸭登陆港股,上市首日大涨13.44%,市值达到154.7亿港元,而持股周黑鸭63.47%的创始人周富裕、唐建芳夫妇身家飙升至74亿元。


晚了4个月上市的绝味食品,首日市值仅为95亿元人民币,距离周黑鸭还有相当的距离。


结果三年多过去,昔日“鸭王”风光不再,在资本市场上的风头也被绝味完全盖过。


图片来源:@周黑鸭官方微博


先说这次亏损预计,周黑鸭给出的理由是疫情对周黑鸭的营运产生了重大影响,尤其以湖北地区为重。周黑鸭的总部就在湖北武汉,包括湖北省在内的华中地区一直是周黑鸭的主力发展地区,门店占有率达到43%,这次受到疫情的冲击也最大。疫情期间,全国范围内共有约1000家周黑鸭门店暂时停业,除此之外,周黑鸭还投入了一定额度的防控费用。


据36氪报道,“周黑鸭坦言,截至目前,尽管大部分暂时关闭的零售店已重新开业,且生产活动亦已重新启动,整体营运情况正持续改善,但湖北地区及交通枢纽区域人流量恢复缓慢、门店客流恢复仍然低于预期。”


这个理由确实站得住脚,但却站得不是那么稳——且不说受到疫情冲击的不只周黑鸭一家,稍微了解一下就可以知道,近两年的周黑鸭一直在“没落”的路上。



从2017年开始,周黑鸭的净利润增长速度开始放缓,随后更是出现了营收、净利润双双下跌的局面,和之前几乎直线上涨的业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2017年周黑鸭营收增速达到了15.38%,但净利润7.62亿元,同比增速仅为6.42%;之后两年,营收分别下滑3.04%、0.81%,净利润分别下滑2.91%、24.63%。



而这三年来,新“鸭王”绝味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7.59%、13.455、18.41%,对比起来简直公开处刑。


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31.86亿元,同比下降0.79%;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24.56%;2019年新增门店13家。


成也直营,败也直营


周黑鸭“落后”被普遍归因到门店规模上,截至2019年,绝味在全国共开设了10954家门店(不含港澳台),且近几年一直保持了高速扩张;而周黑鸭门店数量仅为1301家,去年仅新增13家。


图片来源:@周黑鸭官方微博


门店数量的差异源于经营模式的差异,周黑鸭似乎是被自己一直坚持的直营模式困住了。


2005年,周富裕做的“怪味鸭”红红火火,山寨店开遍了武汉;后来,周富裕把“怪味鸭”改名为“周记黑鸭”,并开放了加盟模式。


然而,因为整个商业模式不够成熟,加盟模式的弊端早早出现,没多久就发生了加盟商以次充好,损害品牌信誉的食品安全事故,吃过亏的周富裕花了比加盟费更多的钱收回了所有加盟门店,从此一直坚持直营。



直营让周黑鸭把食品安全这根红线最大可能地攥到了自己手里,但也限制了周黑鸭的发展速度,哪怕周黑鸭走大品牌溢价的路线,客单价一直在涨,也掩盖不了营收乏力的事实。


开放特许经营,自降身价


去年,周黑鸭管理层经历了一些动荡,11月18日,周黑鸭正式开放发展式特许经营模式,将商业模式升级为“直营+特许经营”。


“特许经营”就是加盟的意思,周黑鸭还将特许经营分成发展式特许、单店特许和员工内创三种模式:发展式特许侧重新市场拓展,对特许经营商资源和能力有更高的要求,而单店特许和员工内创则注重现有市场加密。


周黑鸭的股价一度应声而涨,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资本市场的态度。


同时,周黑鸭开始在便利店、高速公路服务区覆盖,力求追上和友商在规模上的差距。


截图自@周黑鸭官方微博


最开始,周黑鸭对特许经营商的要求十分苛刻,要求其有高于500万元初始资金,和一定的公共资源和社会资源——这种加盟类似于区域加盟模式,合作的也是本身就有实力的地方企业,比如广西铭和食品有限公司,本身就是广西知名零售连锁企业南城百货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与很多大型购物中心、交通枢纽均有合作关系。


不过,特许经营正式开放已经是去年下旬的事,在周黑鸭的财报上并没有太多体现。今年6月,周黑鸭进一步开放了特许经营,开放了单店加盟,对加盟商的要求也大大降低,资金要求从500万直降到30万。



这一波自降身价,配合媒体报道的“周黑鸭特许经营目标全年300家门店,未来三年超过1500家,超过现有门店数量”就好理解了。


直观的感受,就是很多地方迎来了“第一家周黑鸭门店”。


图片来源:@周黑鸭官方微博


“直营+特许经营”模式,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金压力,并加快扩张的速度


据《一点财经》报道,周黑鸭强调其目前的“产能配置、物流运输等均可满足市场拓展所需”,他们已在全国布局和建设了五大区工厂,这是开启特许经营模式的基础。


话是这么说,特许经营的优缺点都很明显,如何把控品质和供应链也会是周黑鸭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面临的挑战。



图片来源:@周黑鸭官方微博


相比友商,周黑鸭“保守”的时间有点太长了,面对市场的反应也慢了些。


开放特许经营,可能只是其突破瓶颈的关键第一步,后续还会有一系列新的措施。



但是,1200多亿的卤味市场不会停下来等他,友商也不会给他留出喘气的时间,想要重新成为“鸭王”,周黑鸭要跑得更快才行。


参考资料

36氪,李欣《最前线 | 周黑鸭预计上半年同比盈转亏,盘中现今年最大涨幅》

一点财经,薄冬梅《“30万加盟费”能拯救周黑鸭吗?》

新商业要参,黄晓军《中国鸭王争霸15年:除了鸭,没有谁是无辜的》

希红市,王君《加盟门槛从500万元降至30万元,能缓解周黑鸭的焦虑吗?》

36氪,李开颜《最前线 | 周黑鸭股价创年内新高,多家大行看好其特许经营模式》



随便聊聊


爱啃鸭脖吗?

爱啃哪家的?




作者:鲜姐,有事加微信:webtech01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