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小时候被指没数学天分,后来竟成为首位获数学大奖的女人;她的生命很短暂却惊艳了全世界-数据与编程-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数据与编程 >  她小时候被指没数学天分,后来竟成为首位获数学大奖的女人;她的生命很短暂却惊艳了全世界

她小时候被指没数学天分,后来竟成为首位获数学大奖的女人;她的生命很短暂却惊艳了全世界

发表时间:2020-08-07 20:0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数学算法俱乐部



日期2020年08月07日

正文共:3341字28

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来源爱奇旅



《摔跤吧,爸爸》这部今年感动无数人的印度电影,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伟大的爸爸,也看到了两个为了梦想孜孜追求的两个女儿,在一个歧视女性的坏境里,她们给现实撕开了一道口子。

而今天这位感动世人的女性,不在摔跤界,她在数学界,影响了无数人。即使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请你一定要了解她的故事!

她的生命很短暂却惊艳了全世界。




她是第一位,
也是唯一一位获得“菲尔兹奖”的女性。
她就是玛丽安·米尔扎哈尼(Maryam Mirzakhani),
一个出生伊朗的“数学女王”。


关于“菲尔兹奖”,
据说是数学界的诺贝尔奖,
每四年颁发一次,
获奖者要求年龄在40岁以下。
堪称为全球数学领域最高奖项

能获得这个奖项的,自1936年开设以来,
历年获得者都是男性,
年龄最低保持者是法国数学家
让·皮埃尔·赛尔,获奖当年的年龄为27。

作为一个女数学家,
米尔扎哈尼在人生的37岁就获得此奖项,
打破了女性在数学界不可逾越的瓶颈,
堪称一大佳话。

只可惜天妒英才,
这位不凡的女数学家还没来的及大展自己的身手,
残酷的的癌症就夺走了她的生命。
2017年7月14日,
米尔扎哈尼在加利福尼亚州一家医院去世,
年仅40岁,令人扼腕叹息。
噩耗传出,就引起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波动。
斯坦福大学校长马克泰西·拉维涅悼唁:


她已走得太远,她的影响将会使为她所激发的成千上万的女性追求数学和科学的发展

连伊朗国内的媒体都纷纷打破坚守了近30年
女性在公众场所必须戴头巾的禁忌,
刊登了她头部不戴任何东西的照片。

事实上早在2014年当她获得菲尔兹奖的时候,
尽管当时总统鲁哈尼就在推特上发了贺词,
配图是一张戴头巾的和一张露出头部的照片。

相比之下媒体就没有那么大胆,
为了表示政治观念的正确,
他们竟用ps将米尔扎哈尼面部之外的部分给遮蔽了!

要知道,伊朗国家人民多信奉伊斯兰教。
在穆斯林的规定里,女性必须穿戴“卡多尔
(一种黑色罩袍,能覆盖头部与身子)


网上也流传着一张叫做也门小姐选美的照片,
照片里的姑娘们的全身都被黑布裹住,
只露出一双黑森森的眼睛。
虽其中蕴含浓浓的调侃意味,
但无风不起浪,
可见穆斯林对女教徒外形的管教之严。

由此一窥,这个数学界的女“居里夫人”
在世界史上所做的贡献可是极大的。
她在黎曼曲面及其模空间下的动力学
及几何学中做出了不可否认的杰出贡献。

然而,让我们跌破眼镜的是,
这个数学女王在童年的时候数学却糟糕的一塌糊涂!
连她自己也直呼对数学没自信,没兴趣。



玛丽安·米尔扎哈尼于1977年
出生在伊朗首都德黑兰,
父母的思想都很开明,
所以即使当时两伊战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米尔扎哈尼的童年也过得很温馨。

对于家庭,米尔扎哈尼是这样评价的:
我的父母一向都很支持和鼓励我们。
对他们来说,
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份有意义和有满足感的职业,
而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和大多数女生一样,
少女时期的米尔扎哈尼就是一个小文青。
她也曾醉心小说,
最爱描写梵高生活的小说《渴望生活》;
也爱观看关于居里夫人和海伦·凯勒的电视传记,
甚至将人生志向定为成为一名作家。

后来,等到战争时局平稳后,
米尔扎哈尼有幸进入到由伊朗全国特殊人才发展
组织管理的德黑兰Farzanegan女子中学,
刚开学没到一个星期,
就遇到了人生的挚友贝赫什提(Beheshti)
两人亲如姐妹,
一有时间就相约到学校旁边的书店淘书。

让米尔扎哈尼气馁的是,
她的数学成绩特别差,
她的数学老师甚至在评语里面说她没有数学天分,
这使玛丽安的自信一度跌入谷底。
后来面对采访,她回忆道:
其他人怎么看你非常重要”
“我对数学失去了兴趣。”

幸好在下一年高二的时候,
玛丽安遇到了人生中的伯乐。
在新老师的鼓舞下,
她尝试着去参加奥数竞赛,
结果一次性解决了三道难题,
这使她对数学的兴趣大增。

她和贝赫什提相约到校长面前,
提出参加伊朗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队的请求。
这在此之前并没有女子参加。
校长是一个开放乐观的女性,
她爽快的接受了她们提出的申请:
你可以做到这一点,即使你是第一个

就这样,她们进入了奥数课程班。
那时大多女性努力学习不过是
为了提高自己的婚嫁价值。
而米尔扎哈尼却有了主动获取知识的觉醒,
即使是涉足男性主宰的数学领域。

所愿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即使没有数学天分,
当时年仅17的玛丽安就在数学领域初露崭角:
在那年的国际竞赛中,
她以比满分少一分的优越成绩拿下冠军。
第二年,她连上年丢掉的那一分都不放过,
以满分再次夺冠!

果然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连一路相伴玛丽安的贝赫什提
也从昔日的文青转变为奥数高手,
现在已经是美国华盛顿大学的数学教授。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感叹为什么
自己身边就只有“X”队友。
扎心了,老铁。



为了发现数学的美,
你必须花一些精力和努力”。

1998年在德黑兰的谢里夫大学完成数学本科学位后,
米尔卡哈尼去哈佛大学读研。
在那里,她遇到了麦克马伦(Curtis McMullen)
菲尔兹奖的获奖者!

起初,她并不明白他说的东西。
但她也不气馁,
凡事遇到问题就会去向麦克马伦请教。

后来,她被双曲几何的美深深吸引,
面对这些有着两个或更多孔的“甜甜圈”,
她总是有天马行空的想象,
许多时候她带着满脑子虚构的设想
跑到麦克马伦面前向他描述,
这个数学界的权威也都不能理解到她的构想。
在读研读博期间,
米尔扎哈尼的主要研究方向集中在
几何学和动力系统上,
曾在顶级数学杂志上发表过三篇重要论文,
也解决了不少困扰数学界的难题,成就斐然。

然而,这个半路起步的数学巨匠,
却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慢”性子。

当她是一名哈佛研究生时,
她未来的丈夫约翰·冯德拉克(Jan Vondrak),
当时也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
就体会到 米尔扎哈尼的这一点:
我们相约去跑步,她非常娇小,我的体型很好,
所以我想我会做的很好,
起初,我领着她;
半小时后,我跑不动了,
但她仍然以同样的速度前进。

我不容易失望,在某种意义上,我非常有信心。

慢一点,只是为了更好、更沉稳的解决问题。
生活上如此,研究数学工作上也是。

很多人不知道,
她在数学领域取得的成果,
得益于之前日以继日画图、分析数据。
她总是不能立即确认好一个问题,
有些问题,她甚至一直思考了十年以上。

有时候她会为了思考数学,
在家里的地上铺上一些巨大的纸片,
花好几个小时画着一遍又一遍的曲面图画。
她总说涂鸦可以帮自己集中注意力。
所以每当她在家里铺展画纸的时候,
三岁的女儿安娜希塔(Anahita)总是会说:
妈妈又在画画了!”
在女儿里,她认真仔细的模样,
俨然成了一名画家。

天道酬勤,
2014年,米尔扎哈尼成为了菲尔茨奖
创办81年来首个女性获奖者。
当收到获奖信件时,
她怀疑自己的邮箱被黑客入侵了。

她很快就消化了这令人兴奋的消息,
在颁奖典礼上,
即使只有她一位女性获奖者,
也是一枝独秀,淡定自若,
有着高知识女性那种异于常人的美。

她的获奖词,也如她自身的气质那般,纯朴乐观:

对男性来说,长时间集中精力工作,为科研牺牲掉一些个人生活,相对来说的确容易一些。但我从来没因为女性身份遇到障碍。

我深信,会有更多年轻女科学家获奖。对我们来说,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但很重要的一点是,要保持积极和自信。


命运开了个可怕的玩笑,
在米尔扎哈尼事业才刚刚进入正轨的时候,
她在2013年被查出患有乳腺癌。
即使这样,
她依然将自己的绝大部分时间投入到数学研究上去。

巨人也逃脱不了命运的摆弄,
她还是没有撑住,
年仅40,本应有大好时光的她,
就这样离开了,
留下了丈夫和尚且年幼的女儿,
还有学术界上亟需攻克的数学难题。

她的数学天赋让所有人惊叹,
她的离去才让那么多人感伤。

所以惊动了世界,
打破了伊朗国不曾公开过
不戴头巾女子肖像的藩篱。
更令人鼓舞的是,
在此之前,伊朗法律规定:
凡与非穆斯林男性结婚,
该女子甚至是其子女都不会被伊朗国家接受,
禁止入境。

而在让米尔扎哈尼离去之后,
为了其女儿将来能够回乡探亲,
60名伊朗议员紧急推进法律的修改,
允许与外国人结婚的伊朗女性的子女获得伊朗国籍。

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米尔扎哈尼用自己的知识撬动了
伊朗宗教政治的厚板。
她向世界证明了:
女性不是只能在家里当家庭主妇相夫教子,
女性也能数学领域大展拳脚
没有天赋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那1%的灵感,多挤出99%的汗水不就行了!

从此,一盏明灯熄灭了

这位数学界的佼佼者为我们留下了一段值得深思的话:
我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成为数学家,但我相信很多人不曾给数学一个真正的机会。
我们每个人都能活出理想中的样子,但是否真正给过自己机会?共勉。



— THE END —




?
?
?
?
?
?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