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出发的张朝阳,折腾了个寂寞-IT动态-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IT动态 >  重新出发的张朝阳,折腾了个寂寞

重新出发的张朝阳,折腾了个寂寞

发表时间:2020-09-18 17:2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出品|IT爆料汇
作者|于松叶

 

「一个人出名到某种程度,就有权利胡说八道。」这句张爱玲的名言,如今被网友用来形容搜狐CEO张朝阳。如今的张朝阳,每次出现在大众眼中几乎都是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模样,从最近的「女生学不好数理化是因为长得好看,老是被人看」,到前段时间的「每天只睡4个小时」,再到去年的「5G危害论」,张朝阳频频以极具争议的方式出现在大众视野。

 

和其他醉心于新趋势、新技术的互联网创业者不同,张朝阳一直以来都很特立独行。当其他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埋头苦干的时候,他早已乘着游艇、开着Party,自认为「功成名就」。等到互联网世界再次洗牌,他又猛然惊醒奋起直追,挣扎一番过后,却发现互联网领域早已不是当年那般光景。

 

时移势易,中国互联网这片沃土,早已不是海归骄子有学历有资本就能乘风破浪、一往无前的战场。

1

直播4年,不及争议

 

在发表「女生为什么学不好数理化」的言论持续发酵之后,张朝阳在个人微博进行了一番解释,但是仅有两位数的评论,显得十分落寞,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知乎相关问题下,高赞回答已经收获了6000多的点赞。张朝阳成了空有话题而没有人气的尴尬存在。但张朝阳也不是全无收获,起码在这次舆论风波中,他所直播的平台,搜狐旗下的千帆直播,开始为人所知。

 

张朝阳微博回应


千帆直播于2015年10月9日正式上线,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一直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在2016年的直播平台「百团大战」中,千帆直播从来都不是有话题性的平台之一,各方面表现也都平平,只是比起其他没有背景的小平台,有着搜狐这个还算不错的靠山而已。

 

为了能在当年的直播战中杀出重围,张朝阳给千帆直播规划了「价值直播」的定位。此外,他还身体力行,从2016年8月起就一直在千帆直播上直播教英语,这一做就是4年。但结果是,4年的努力还没有这次发表疑似性别歧视的话语所带来的流量大。


每天中午,张朝阳都会在千帆直播上进行半小时左右的英语教学,教学形式并没有什么创新,不过是读一段英语新闻,再翻译一遍,顺便为直播间观众解答一些英语词汇方面的疑惑,但张朝阳坚持直播绝不是单纯地「用爱发电」。

 

张朝阳在正式讲课前通常会和观众们闲聊一会儿,在闲聊的间隙内,他会向观众宣传搜狐近期举办的各种活动。在近期的一次直播内,张朝阳鼓励用户转发在搜狐视频上多转发内容,还允诺说如果有用户转发@他,他会转发该用户的内容为其引流、涨粉。

 

张朝阳还强调了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观点:「作为用户,要学会在关注流营业,不能只作为一个受众,要关心自己的私域流量。」张朝阳用自己的逻辑,逼迫每一个用户向KOL的目标前进,活跃起来,可是并不是每个用户都有着成为KOL的野心。不难看出,张朝阳对于日活有多么的渴望。

 

但张朝阳平平无奇的英语课堂救不了千帆直播,事实上,千帆直播「价值直播」这一定位路线,走得确实不顺畅。价值直播的形式通常为邀请知识达人来直播,以满足用户的价值需求。


张朝阳直播教英语


目前千帆直播仅有包括张朝阳在内的8个英语讲师,以及包括千帆和搜狐官方账号在内的30多个文娱创作者。千帆直播实际上也是女主播的天下,和目前的头部直播平台相比,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竞争力。

 

张朝阳6月起进行了多期直播带货,均在搜狐视频,搜狐视频是搜狐的核心业务之一,流量自然比千帆直播大得多,张朝阳的几次直播带货也被外界认为是搜狐准备在直播带货方向发力。但吊诡的是,作为长视频平台的搜狐视频,本身并不是扶持直播带货的绝佳土壤,自带直播基因的千帆直播,更适合直播带货。


将资源和精力耗费在不同的产品上,没有对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可以说,张朝阳对产品调性的把控能力是欠缺的。


2

核心业务一团糟,他却在红海厮杀
 
不仅在具体的产品上把控能力欠缺,张朝阳在企业总体战略上也缺乏把控能力。BAT分别靠着搜索、电商和社交几个大方向崛起,靠着门户网站崛起的搜狐,在门户网站时代落幕后,一直浑浑噩噩,整体战略趋于破碎,各个业务一盘散沙。

 

在2016年的互联网大会上,张朝阳对记者表示,搜狐将运用现有经验优势和合理的业务布局发力产品端,注重发展用户,并强调将在搜狐新闻、搜狐视频、畅游游戏和搜狗搜索四个方向发力。当被问及搜狐是否考虑集中全部力量,再打造一个拳头产品时,张朝阳表示,「如果在某方面能爆发,当然是如人所愿,但目前搜狐在各领域做得都还不错。」

 

而事实是,搜狐的四大业务都曾有过短暂的辉煌,但如今都渐趋没落。搜狐新闻脱胎于搜狐网,但伴随着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崛起,分流了大量媒体平台的流量,搜狐新闻无可避免地后劲不足;搜狐视频作为国内最早引进欧美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的平台,在2014年的美剧下架潮中损失惨重,也渐渐掉出长视频赛道的第一梯队;畅游游戏仅推出过一款爆款游戏《天龙八部OL》,在初尝胜利果实之后,畅游前CEO王滔一口气买下多部金庸作品版权,期望能够复制《天龙八部OL》成功,但不求变通的畅游没能再造奇迹;至于搜狗,作为唯一一个日渐风生水起的业务,张朝阳本是不想卖给腾讯的,但是他自己坦言,为了公司能够活下去,不得不抛弃股权将其变现。

 

四大业务不断萎靡,而张朝阳这几年没想着单点发力或者寻找新风口,反而在已经趋于红海的领域越陷越深。2018年,无论是熟人社交、半熟人社交还是陌生人社交领域,都已经进入了竞争的下半场。在这个时候,张朝阳大张旗鼓地推出了社交产品「狐友」,令外界错愕不已。

 


狐友这款对外宣称打磨了三年的产品,在页面设计的众多细节上被指像「十年前的新浪微博」。实际上,狐友的前身是搜狐新闻内的一个版块,而该版块的前身又是搜狐微博,如今将狐友独立推出,颇有搜狐微博换壳重生的意味。

 

张朝阳总是想为自己跟风做的产品寻找一个差异化的定位。和千帆直播一样,狐友也被安排了一个看起来颇为独特的定位,即强调平等,阉割任何可能导致社区出现头部效应的功能。

 

在产品逻辑上,狐友严格按照时间线的顺序进行内容分发,显得过时且不可理喻。要知道,微博依靠打乱时间线进行内容分发,将日活和营收都送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微信公众号也于今年开始打乱时间线进行推送,使得内容点开率大大提升。已经被双微验证可行的做法,张朝阳却嗤之以鼻。

 

张朝阳一直强调狐友是一个平等的社区,如果打乱时间线将无可避免地造成头部效应。为了进一步避免头部效应,狐友也不会给用户加V,避免出现网红。

 

但是颇为矛盾的是,狐友的许多核心用户起初都是被一个造网红的活动吸引来的。搜狐于2017年开始举办「国民校花校草大赛」,如今已举办了4届。搜狐举办这个比赛的本意是挖掘外型优质的素人,签约为搜狐视频旗下演员,既能为搜狐视频造势又能为自制剧节省成本。该比赛投票渠道仅有狐友,因此为狐友拉来了种子用户。

 


在近期的英语课直播当中,张朝阳还不忘在正式开讲前询问网友喜欢校草大赛的哪位参赛选手。对这些怀着追星心态而来的用户来说,去头部化并非是一件好事。

 

张朝阳还声称狐友能帮助用户过滤掉「点赞之交」,在产品上的表现是仅具评论和转发功能,没有点赞功能。对点赞功能的阉割,相当于抹杀了狐友轻社交的入口,但社交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只有先产生轻社交行为产生,才有重社交行为发生的可能性。

 

无论是遵循时间线分发内容还是不设置点赞功能,都说明张朝阳似乎没有搞清差异化定位和逆势而为的区别。去年,张朝阳称「狐友就是搜狐的未来」,但现在看来,此番言论更像是聊以自慰。
 

3

人才凋敝,重新出发

 

对创业者来说,聪明、幸运和智慧三者缺一不可,但是如今看来,张朝阳或许只是足够聪明和幸运。

 

毫无疑问,张朝阳是聪明的,本科就读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后又取得麻省理工博士学位,学历在国内互联网大佬圈里可谓是首屈一指,回国后又抓住行业机遇,拿到硅谷的投资,成为最早一批创建门户网站的人。有学历的加成,有资本的扶持,有时代的东风,张朝阳当年带领搜狐走向成功绝不是意外,几近于必然。

 

2000年7月,搜狐在美国上市,此后的8年,是公认的搜狐的黄金期。关于搜狐之后的逐步没落,外界经常将主要原因归咎于张朝阳的不思进取、安于享乐,但除此之外,张朝阳在高管团队选任方面的表现或许也值得反思。

 

与其他互联网企业不同,搜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女性高管的天下。王昕于1999年加入搜狐,2009年晋升为联席总裁兼首席运营官,2014年离职;余楚媛于2004年加入搜狐,任首席财务官,2016年退休;余楚媛退休后,接任首席财务官的是2000年就加入搜狐的吕艳丰。

 

可以说,搜狐的核心领导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张朝阳加几个女性高管这样的人员配置,但如此一来便生诸多弊端。王昕是市场和销售出身,余楚媛和吕艳丰则是财务出身,也就是说,除了张朝阳,搜狐的核心管理层里没有其他技术出身的人,这是十分诡异和危险的。

 

反观其他互联网巨头的高管团队里,不乏各类技术大牛,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让企业能始终保持一份科技企业的活力。而搜狐的情况是,在张朝阳或不务正业或闭关治疗抑郁症的时候,都是一些缺乏技术思维的高管在左右搜狐的顶层决策。有搜狐前员工吐槽:“女性高管多,结果就是商业决策中的感性多于理性。”这样看来,搜狐的没落也在情理之中了。

 

2017年,张朝阳和王小川在纽交所敲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搜狐曾被誉为“中国互联网界的黄埔军校”。优酷创始人古永锵、爱奇艺创始人龚宇、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等互联网大佬都是辉煌时期的搜狐高管。2010年搜狗从搜狐拆分后,原CTO王小川也和搜狐渐行渐远。搜狐不是没有人才,而是留不住人才。

 

人才凋敝、业务萎靡,面对搜狐现状,张朝阳大方坦诚自己以前犯了“懒”的错误。但重新出发的张朝阳,即便每天只睡4个小时,也未能给搜狐寻得一剂良药,短暂的争议和流量过后,不过是折腾了个寂寞。



推荐阅读

在快手“搜电影”背后,我们似乎发现了点什么

2020.9.16

快看漫画恶循环

2020.9.8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