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玛奇朵到卡布基诺调配背后的科学含义——由ESH专家共识看SPC作为降压治疗一线用药的是与非-生物医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生物医学 >  从玛奇朵到卡布基诺调配背后的科学含义——由ESH专家共识看SPC作为降压治疗一线用药的是与非

从玛奇朵到卡布基诺调配背后的科学含义——由ESH专家共识看SPC作为降压治疗一线用药的是与非

发表时间:2021-01-13 18:25: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2020年12月,高血压领域知名期刊Journal of Hypertension发表了题为“单片复方制剂(SPC)作为高血压的一线治疗:将指南转化为临床实践”的ESH专家共识, Let’s Talk百家有约于12月25日在南京有幸邀请到了上海市高血压研究所张维忠教授、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林金秀教授、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卢新政教授和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张宇清教授,围绕“SPC作为高血压一线用药的是与非”展开了深度探讨。



整理:云田
来源:爱优医


百家有约Let’s Talk·第19季



01

结合近年来SPC广泛应用,谈谈SPC作为一线用药的是与非?



高血压作为一种重要的慢性病,其管理终将会由“医患面对面”逐步转向“患者自我管理”的模式,于此,治疗的简化变得非常重要,“每天只服用1片药物”对于患者来说将会是一种较理想的管理途径。


“SPC之所以成为高血压自我管理的有效措施,主要因为,与单药甚至自由联合相比,SPC的血压控制和达标能力更强;SPC提高患者依从性,进一步减少高血压引起的心血管并发症;SPC不同成分之间可以从机制上互补,能够减少相互之间的不良反应”,张维忠教授解释了SPC是大势所趋的主要原因。


然而,目前临床可及的SPC在种类和剂量搭配上都比较单一,在用药调整上不够灵活,使其覆盖面相对比较局限,因此,还有极大提升空间,例如,将来可以研发相同药物种类的不同剂量搭配。



02

SPC做为一线治疗,不良反应是否会增加?一般人群和老年患者是否会出现低血压等风险?



高血压治疗的主要矛盾是早期长期降压达标,最终目标是降低心血管风险。从解决目前高血压管理主要矛盾的角度,SPC带来的获益一定超过其不良反应,更何况,组成SPC的不同药物可以相互抵消不良反应。


林金秀教授也提到了PICASSO研究:“从研究分析可以看出,培哚普利/吲达帕胺的降压疗效具有马太效应,服药3个月后,对各基线水平的高血压,其降压疗效均有显著差异(P<0.001),而且基线血压水平越高,降压幅度越大。”可见培哚普利/吲达帕胺可根据基线血压“智能”调节血压降幅,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PICASSO研究发现,培哚普利/吲达帕胺SPC服用3个月后,对各基线水平的高血压,其降压疗效均有显著差异(P<0.001),而且基线血压水平越高,降压幅度越大


总之,对于一般人群来讲,SPC引起的低血压风险极低,尤其是对于健康老年患者;对于虚弱老年患者,因其血压调控系统已受到严重损害,故降压治疗需要相对慎重一些——降压幅度不能太低、降压速度不能太快。张宇清教授也认为:“不应单纯依据患者年龄,而是应该根据患者的自身整体情况进行评估,选择降压治疗方案。”



03

从高血压时间治疗学的角度,如何解读SPC的治疗时机?



高血压的时间治疗学在1960s被提出,是一个争议性话题。


张维忠教授认为,高血压的服药时间不能凭某个临床研究的结果就下结论,通俗来讲,早上8点给药与晚上8点给药的差别为,早上给药控制白天血压较好,晚上给药控制夜间及次日早晨的血压相对较好。


总之,主张大部分患者规律服药,根据自我作息掌握自己的合适服药规律,在肠胃可以承受的情况下,空腹服药最好。通常情况下,如果患者选择了培哚普利/吲达帕胺这一能够实现24小时长效强化降压的方案,则无需过于强调给药时间。


林金秀教授认可根据患者情况适当将服药时间进行调整,如果患者血压晚上高,可以调整到夜间给药;对于接受3种药物联合治疗但夜间血压仍然控制不佳的患者,为了降低夜间高血压造成的靶器官损害,可以将其中一种药物调整到夜间服用。这些服药时间调整的方式,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实现24小时血压达标。


“2019公布了基于西班牙19084例高血压患者的HYGIA研究,支持夜间给药,但是欧洲高血压学界对该研究结论提出了质疑,正在对其进行调查。全球高血压学界对其最终结果拭目以待”,张宇清教授最后补充。



04

SPC一线治疗适用于哪些患者,A+D SPC可否作为大多数患者起始治疗的一线用药?



“随着钠-葡萄糖共转运蛋白2抑制剂和血管紧张素受体-脑啡肽酶抑制剂这两类药物在心血管领域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当下已步入了复兴利尿剂的阶段。多年来,临床中,遇到血压难以控制的患者,个人的两个常用策略之一为——如果未用利尿剂,加用利尿剂或包含利尿剂的药物”,张维忠教授在话题开始就开诚布公地表达了个人观点。“A+D在排钠后会降低交感神经活性,临床实践深有感触,治疗的时间越长,其降压疗效越稳定。”

卢新政教授认为A+D的降压原理可精简为“利尿当先,而后阻断,抑制RAAS,扩张血管”,培哚普利/吲达帕胺由优质的ACEI和优质的噻嗪样利尿剂组成,作为A+D的有效代表,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降压药物,在临床高血压防治中具有非常广泛的应用空间,是临床的优先选择。

参与讨论的专家一致认为,培哚普利/吲达帕胺不仅能够实现强效降压、24小时平稳控制血压,而且循证证据很多,PROGRESS研究、HYVET研究及ADVANCE研究等均证明其不仅可显著降低不同人群的心血管终点事件,而且全面保护靶器官,是高血压患者的优先选择。


观看本期直播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