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的焦虑-人工智能-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人工智能 >  Facebook 的焦虑

Facebook 的焦虑

发表时间:2021-02-16 13:3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者 | David Bradley Isenberg
译者 | Sambodhi
策划 | 刘燕
刚刚过去的 2020 年,Facebook 的烦恼有点多。

美国众议院司法机构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在去年 7 月的 听证会 上,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为公司采取的一些更有争议的措施进行辩护。

“议员们,我认为我们有责任限制对人们有害的内容的传播。此外,我还想补充一点,我认为我们没有理由在服务中加入这类内容。人们不喜欢这种方式,”扎克伯格开始说道。

但是,小组委员会主席、后来领导该委员会针对 Facebook 和其他科技公司发布的 反垄断报告 的民主党众议员 David Ciciline 很快与他断绝了往来。

“恕我直言,扎克伯格先生,这句话通常是最有吸引力的,”Ciciline 这样评价这句不受欢迎的话。他说:“它能带来最多的赞誉,或最多的活动,当然也能带来巨大的利润。所以,你的确有动力:参与得越多,你就能从广告中赚得越多。”

Facebook 2019 年的利润中 90% 来自于广告收入。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Facebook 的营收已接近 580 亿美元,其中,单是广告收入就接近 570 亿美元,这使得 Facebook 的 总收入有望超过 2019 年 700 多亿美元。仅仅在第三财季,该公司的收入总额比去年 增长了 22%,许多人认为这是因为用户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更多地使用社交媒体。

对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来说,2020 年就这样过去了:在获得巨额利润的同时,如何经营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无论 Facebook 担心如何监管仇恨言论和错误信息,还是担心它如何应对联邦竞争诉讼,它都面临着各种挑战:竞争对手、两党当选的官员、仇恨言论的监督者以及州和联邦检察官。

虚假信息的巨人

从 QAnon 到 新冠肺炎疫情 的骗局,再到 否认大屠杀,由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为妥善监管其平台上的有害言论和虚假信息而做出的努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议。

据 Facebook 自己的广告门户称,就在今年 4 月,Facebook 还 允许广告商 从针对 7800 多万对伪科学感兴趣的人群的广告中获利,其中包括关于 5G、新冠肺炎疫情和化学武器的阴谋论。Facebook 在 The Markup 提出置评后删除了伪科学类别。

在今年 10 月,Facebook宣布 将禁止 QAnon Theory 在其网站上发布,但是几天之后,The Markup发现 了该平台上的一则广告(随后被删除),该广告与 QAnon 的热门视频链接在 Facebook 的一个页面。

同样是在 10 月,Facebook宣布 不再允许任何“否认和歪曲大屠杀”的内容,但 The Markup发现,Facebook 上有许多知名的“否认大屠杀”团体的活跃页面。其中一些网页 随后也被撤下 了。

但是最令人担心的是美国 2020 年大选。

Facebook 在大选前几个星期 关闭了政治广告,悄然 停止了对政治团体的“推荐”,因为人们预期竞选活动将会激烈,总统选举结果也会引起争议。在 11 月 3 日之前的最后几天, Instagram 还 禁止美国用户在标签页上显示“最新”标签,以减少实时传播潜在的选举误导信息。12 月初, Instagram恢复了“最新”标签。最近,Facebook 解除了政治广告禁令,但是只对 佐治亚州的用户 发布的该州参议院决选的广告。Facebook 并没有立即对是否恢复建议政治团体这一问题做出回应。

最后,该平台 避免了 11 月份的重大灾难——尽管立法者告诉扎克伯格,在整个漫长的竞选期间,该公司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消除错误信息。10 月,一家公司发布 报告 称,Facebook 因其“不真实的协作行为”删除了三个网络,其中两个是针对美国政治和大选的。

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还向非营利组织个人捐赠了 4 亿美元,在资金严重短缺的情况下,这些组织为当地选举办公室提供了工作人员、选票扫描设备、防护装备和租赁场地。

日益增长的员工异议

Facebook以前也曾面临过内部动荡,但与 2020 年的情况完全不同。

Facebook 的高管们一直处在一场拉锯战的中间,一方是要求言论自由的用户,另一方是要求公司取缔那些发表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的用户,后者包括很多员工和 一些广告商。

6 月,数百名 Facebook 员工举行罢工,要求该平台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帖子处理不力予以关注,导致 员工满意度下降,西雅图一名工程师被解雇。

9 月,Facebook 员工 Sophie Zhang 被解雇,他在备忘录中说,世界各地的政客和政治团体为了获得政治利益,在这个平台上 广泛地滥用这个平台。另外一个内部备忘录呼吁 Facebook 的领导人解决那些被怀疑 偏袒 印度强硬派印度教政治家的模式。虽然 Facebook 为选举做好准备(无论多么迟),但一些 Facebook 员工发现,Facebook 并没有努力阻止仇恨言论,于是 辞职。

Facebook 前选举广告诚信负责人 Ya?l Eisenstat 告诉 BuzzFeed,该公司的内容审查政策常常前后不一,难以适应政治或公共关系因素。“他们将政治考虑置于严格执行其政策的法律之上,” 她说。

同时,该平台上的版主(通常是承包商)要求公司在疫情爆发期间 提供更安全的工作条件。

在公司会议上,员工的不满也在酝酿。例如,八月份,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发生枪击事件后,员工们 质疑扎克伯格 如何 处理 公司平台上的民兵和阴谋页面。

最近, Facebook 员工在 泄漏的内部公开评论和音频 中也批评公司 与苹果的关系日益紧张,因为苹果计划让 iPhone 用户明确选择跨应用进行跟踪。有些员工认为 Facebook 反对苹果改变政策的行为是自私的。Facebook 宣称,苹果的政策改变将会伤害那些使用追踪器锁定潜在客户的小公司。在某公司的网上论坛上,一名工程师写道:“这让人觉得我们是在为做坏事辩护,并藏在别人的背后传递同情。”

2020 年,监管者觉醒

在 2020 年的最后几周,Facebook 分别遭到两起反垄断诉讼。

第一起诉讼是 由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 在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提起的,除其他补救措施外,还寻求撤销 Instagram 和 WhatsApp 涉嫌反竞争的收购。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起诉书称,Facebook 重蹈了“与其竞争不如购买”的覆辙。

另一起诉讼由 46 个州的总检察长,加上关岛和华盛顿特区的总检察长 在同一法院提起,同样寻求制止被指控的反竞争行为,并将该公司分拆。

“Facebook 的垄断地位使得它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用户如何与他们最亲密的关系进行互动,”各州的申诉书中写道,“以及用户在互动时看到的内容……。个人社交网络服务的用户已经并将继续遭受来自 Facebook 非法行为带来的各种危害,包括用户体验质量下降、个人社交网络的选择减少、创新受到压制,以及在潜在竞争服务上投资减少。”

Facebook 称这起诉讼是“修正主义历史”,而“与反垄断法的运作方式无关”。

由 10 名检察官组成的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地方法院 起诉谷歌的反垄断诉讼称,Facebook 和谷歌在广告方面非法合谋,并同意在反垄断审查方面相互协助。

与此同时,欧洲监管机构 致信Facebook,责令其停止向美国发送欧洲用户的数据,因为他们担心美国政府将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尽管 Facebook威胁 说要因为这个命令而彻底离开欧洲大陆,但它还没有这么做。在此期间,为了遵守欧盟的其他隐私条款,该公司还被迫 关闭 了欧洲 Messenger 和 Instagram 的一些功能。

存亡威胁

该公司还面临着潜在的立法威胁,因为之前要求 废除《通讯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 230 条 的呼声不断升级。技术公司争辩说,这一条款为他们提供了广泛的责任保护,保护他们平台上可能存在的有害第三方内容。

当 当选总统乔·拜登 和 其他民主党人 呼吁废除第 230 条保护措施时,尽管有 数据 表明 保守派的新闻文章 在 Facebook 上 很受欢迎,但特朗普总统、参议员 Ted Cruz(共和党,德克萨斯州)、参议员 Josh Hawley(共和党,密苏里州)和其他共和党人也通过 推特、听证会、行政命令 和 立法提案 反对这项法律保护措施。参议院 Mitch McConnell(共和党,肯塔基州)正在试图将发放 2000 美元的经济刺激支票与废除第 230 条挂钩。

Facebook 和其他平台一直在 抵制 这样的提议。

“这样做会惩罚那些选择允许有争议言论的公司,并鼓励平台对任何可能冒犯他人的内容进行审查。”Facebook 发言人 Liz Bourgeois在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时表示,这一命令最终 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如果 230 条款以某种方式被废除,专家 表示,可能会要求 Facebook 和其他网络平台对上传的所有内容进行过滤,以避免潜在的连带责任对有害言论作出反应,正如报纸一样。它会极大地改变他们当前的商业模式,有可能影响他们的人气和利润。

多数人不认为 这项法案很快就会被废除,但是和其他科技巨头不同,扎克伯格表示支持对它进行 重新评估。扎克伯格自己在最近的一次 财报电话会议 上也对另外一项 两党提议 表示赞同,这项提议将要求透明,并对平台如何以及审查的内容制定标准流程。“我认为,像这样一种要求企业达到一定的门槛或者表现出改进的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正确的方式调整激励,” 他表示。

 作者介绍:

David Bradley Isenberg,住在美国纽约市的记者、作家。纽约州律师协会会员。《白领犯罪》播客(white-collar crime podcast)共同主持人。

原文链接:

https://themarkup.org/2020-in-review/2020/12/31/facebooks-had-an-anxiety-producing-2020


你也「在看」吗???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