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适让人目眩神迷 奋斗让人遥不可及-心理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心理学 >  舒适让人目眩神迷 奋斗让人遥不可及

舒适让人目眩神迷 奋斗让人遥不可及

发表时间:2021-02-17 17:2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万般迷人的“舒适区”


2020年对于所有人来讲,都是特殊的一年,年头疫情肆虐使得我们拥有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长的假期,在这个假期里,有人成为了面点大师,有人成为了手工达人,有人在家里练出了马甲线,有人在家中成为了收纳大师。但无一例外,大家都没有闲着,是疫情使然同样也是我们闲的发慌使然。



我们曾经梦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躺在家里,就可以为国家做贡献,还能够光明正大的享受着超长的假期。这是我们最渴望的舒适区。


没成想,在2020年,它就来了。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爱折腾,当我们为孩子的学习着急上头的时候,希望有个人来帮我把这头神兽给我收了,让我舒服几天;当我们为公司每月KPI着急上头的时候,希望有个大神能够带我飞,让我们可以毫不费力的拿到让人眼睛发亮的提成;当我们为了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着急忙慌的穿梭在各种网课学习中的时候,希望能够遇见一个能点石成金的咨询师,让我们避开人生的坑,从此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这些都是我们曾经想躺平又害怕躺平后让我们内疚又想走出来的舒适区。


有学员问我,如何走出舒适区。当我拿到这个提问的时候,我在想,舒适区到底对于我们来讲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走出舒适区理由又是什么呢?其实,假如我们回想一下我们生命中,最早的舒适区,应该在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在妈妈怀里吮吸着甜美乳汁的场景。那是我们每个人都曾眷恋的港湾,如果一个婴儿运气足够好,在这个舒适区里,这个孩子会感觉到安全,依恋,稳定。这个孩子在幻想中可以对这个照顾我吃喝拉撒的“大东西”为所欲为,在最早的时候,孩子甚至不知道这个“大东西”是什么,但就是想粘着这个“大东西”。这是人最本能的选择。所以当我们要走出舒适区的时候,意味着我们需要“逆天而为”。



谈及到“逆天”这本身就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每当我们谈到,要走出舒适区,就仿佛变成了我们要跟舒适区呈现一个对抗的关系。当你与舒适区对抗的时候,你的关于“舒适区”的叛逆,将会让你寸步难行。但假如,我们尝试打破舒适区的壁垒,不去定义所谓的舒适区呢,那么,人向上的本能就会自然而然的发展出我们生存和成长的需要,而这个动机会推动我们以一种让我们极度舒适的方式,到达我们最后想去的目的地。



打破舒适区的壁垒



当我们人为的划定一个舒适区的时候,本身就是在我们成长的路上设置了一个障碍。传统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信念扎根在我们的集体无意识当中。就好像只有受苦了,不舒服了,才能完成大任。但成长从来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无形之中设置的障碍,实则来自于,我们在童年时期,对于依赖但又不被允许带来的不安全感。就像是今年的超长假期,这是一个国家给的授权和允许,大家都可以在家里闲下来呆着,相反,大家都变成十八般武艺都会的牛人了,而这就是一种“走出”舒适区,因为障碍没有了,大家同样也没觉得学会一门技艺要伴随着痛苦和毅力。


与此相关的是另一个重要的议题——成长是否一定要伴随着痛苦和抑郁。在这一点上,温尼科特与其他的精神分析师的看法是不太一样的,他认为,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不一定全是伴随着哀伤和抑郁的,成长本身就是一个孩子的必经之路,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只要父母不添堵,谁也无法阻挡一个孩子“野蛮生长”的脚步。但相反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孩子的父母,才是真正有可能无法耐受分离而抑郁的人。记忆之中,在我女儿3岁分房时,她无比淡定的小表情,对着她曾经爱的婴儿床说再见,兴致勃勃的和我一起布置属于她的房间。直到现在,我都清晰的记得我作为妈妈的失落和无奈。很少失眠的我,在女儿分房的第一晚,早醒了,当我想要在她身边陪她腻歪一下时,她的小手摸了摸我,睡意朦胧的对我说,妈妈你回你的房间吧,挤到我了。那瞬间,我的忧伤是如此真实。但在她,却完全没有看出,她跟我分房是走出了舒适区,也许对于她来讲,成长如此自然,更无所谓“走出舒适区”。



伪舒适区让我们又爱又恨



面对走出舒适区这个难题,我们被限定在,要么走出,要么失败的抉择里。但其实,有时让我们深陷其中的舒适区,不一定是我们所谓的真正的舒适。或者说,舒适区的另一个说法是熟悉区,待在这个位置,不一定舒适,但我们一定是熟悉的,这更像是一个“伪舒适区”。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一切,尽管痛,但它都曾经是我们存在的证明。我们不愿意离开的并不是舒适而是过去我们的存在。就像减肥这件事儿,无数人在减肥的道路上前仆后继,都想要走出四月不减肥五月徒伤悲的魔咒中,但那一身肉,又让我们如此有安全感。别人无法给的安全感,我自己来。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肉。为的只是能够更多的慰藉我们内在的匮乏和空洞。但毫无疑问的,那一身我们想要甩掉的“肉”并不是让我们舒服的,但我们却如此的眷恋。


有过减肥成功经验的人会告诉你,决心下的越大,可能离成功越远。当你在减肥这件事情上,不再冲突的时候,致力于每一餐的健康饮食,和食物和平相处,做各种创意食品;与自己的身体对话,用自己舒服的方式让自己动起来。照顾好自己,让自己变得舒服,舒服成了目标,而“甩肉”成了过程,顺便完成。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或许要做的不是走出舒适区,而是在舒适区里,躺平了。



懒是一个好东西


其实,人类各种伟大的发明创造,从来都不全是因为伟大的理想,更多来自于“方便”。古代四大发明为我们提供的便利不用赘述。新的四大发明,高铁,移动支付,网购以及共享单车,每一个都是在为我们的生活提供更舒适的环境,也让我们也来越“懒”。玩笑的说懒或许才是第一生产力。因此奋斗好像是带了面具的舒适,我们对舒适生活的追求成就了我们自发的奋斗,但关键是,我们需要没有冲突的“懒”在舒适区里。我们之所以会觉得走出舒适区那么的困难,多半是因为,我们一方面本能的想要在舒适区里面呆着,但另一方面,又感受到,在舒适区里呆着是不被允许的,真正内耗我们的是这个冲突本身,而并不是我们做不到。从人类基因的相似性来讲,做成什么事情,一般不是智商的问题,更多的是和内在的冲突相关。这种冲突的本质是到底是随心而走还是随情而走。


在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比较惬意的事情是,当自己还是小手小脚的时候,去用自己的所有的感受,探知这个世界。比如小婴儿啃咬物体,幼儿专注的拼搭积木,儿童专注于伙伴之间的游戏,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是安心自在的与自己相处着的,这是随心而走。但假如,父母害怕婴儿细菌入口,打断婴儿的啃咬,害怕孩子饿肚子,打断正在拼搭积木的幼儿,当儿童游戏时,父母介入。也许孩子并不会表达,但是当一次又一次重复这种打断的时候,父母是孩子最爱的人,为了获得爱的客体,孩子逐渐放弃自己的舒适区,来进入到父母设定的框架当中,这是随情而走。但本心只会隐藏,不会消失,因此本心和自己成为父母眼中期待的样子总是在冲突打架。可能这些期待,最后变成我们所谓的奋斗目标和成就。其实他们并不是无法走出舒适区,也并不是一直在舒适区呆着,大部分都是卡在两者之间,无法动弹,就像被命运扼住了咽喉一般。也许他们等待的并不是有人拿小皮鞭在后面鞭策自己说,你要努力,你要奋斗,你要走出舒适区,而是有人可以在后面轻轻拍拍他们的背,告诉他们,没事儿,不管多久,只要累了,你就停下来,以自己舒服的方式待多久都可以。


当然,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父母逐渐老去,我们无法将父母拉过来说,你当时为什么不允许我做这些事情,甚至我们当中有些人,已经失去了和父母对话的机会。但内在的父母却从未离开过。老去或者离开的父母并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当我们允许自己可以在舒适区躺平,回味过往我们还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安抚一直被打断的孩子,慢慢的,内心里面生长的力量才敢慢慢的冒头出来,哪怕有冲突,允许冲突存在,本身也是一种躺平。


成长虽迟必到,重要的是,舒适区并不是洪水猛兽,奋斗和舒适本就是一回事,当你看见自己对于舒适的渴望后,静待花开。


张聪 2021年1月29日



 作者:张聪

 曾奇峰心理工作室咨询师 动力学取向心理咨询(成人个体在关系中的困惑,包括亲密关系、亲子关系、人际关系;情绪调节;个人成长)

来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ID:zqfxlgzs)



近期课程 (点击可查看详情)






(3月19-21)

(3月25-28

(3月26-28)

(4月3-5)

(4月23-25)

8月4-8)

(10月15-17)

(10月29-31)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