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猿辅导被顶格处罚250万,是不是“活该”?-IT动态-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IT动态 >  作业帮、猿辅导被顶格处罚250万,是不是“活该”?

作业帮、猿辅导被顶格处罚250万,是不是“活该”?

发表时间:2021-05-10 18:4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图自Pexels

在线教育巨头又被处罚了。

今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均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处罚公告发出后,两家机构都在官方微博做出了回应,均表示“诚恳接受”,并积极整改、加强规范。


“被定格处罚”和“回应被顶格处罚”的话题几乎同时出现,反应不可谓不快。

“250万,还是罚少了”
?

这次猿辅导、作业帮被顶格处罚的原因是实施虚假

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和构成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交易的行为。

前者主要是虚假宣传,比如作业帮谎称“与联合国合作”、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引用不真实用户评价;猿辅导谎称“班主任1对1同步辅导”、“微信1对1辅导”、“您的4名好友已抢购成功……点我抢报”,虚构教师任教经历等。

后者则是违法了价格法,比如作业帮的“?1899  ?2399  限时折扣”、“价格3280元,参考到手价2580元”,猿辅导的“?399 ?9”、“价格?4000.00  亲子节价?2099.00”等标识。

和处罚原因同样默契的,是这两家品牌的回应微博都不给人看评论,目测是一个开了精选评论但一条未选,一个直接就关闭了评论功能。

不难理解负面事件下关闭评论的动机和意义,但理解归理解,不让评论不仅不会耽误大家吃瓜,甚至还会让吃瓜群众的情绪更加高昂——逆向的高昂,并使企业的“诚恳”大打折扣。


更何况,我们还是能从转发和新闻评论里看到“真实的”“肆无忌惮的”声音。

△这个和上面三条都是机构官博相关微博的转发

△这是@市说新语(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方微博)相关微博下的评论

看得出来,大部分网友对处罚是“喜闻乐见”的,甚至不少人觉得250万虽然顶格了,但还是有点少,“课程涨一波价就回来了”。更有意思的是,吃瓜群众们好像并不是特别关注此次处罚的真正的原因,而是各种发散性吐槽。

其中,怨念教培机构无处不在的中毒性广告几乎是热评必备,在大V@江宁婆婆的相关微博下面,热评第一是:


这些教培机构,“路人缘”真的蛮差。

教培机构迎来严管时代

去年,受到疫情影响,在线教育市场井喷,迎来爆发式增长。据Fastdata极数的报告,K12在线教育也直接受益于后疫情时代的增长红利,2020年10月K12在线教育活跃用户达2.02亿人,同比增长44.2%。我国3-18岁的适龄儿童与青少年达到了2.61亿人,K12教育目前用户群体巨大,行业用户规模仍然具备增长潜力。

然而这种疯狂的发展在今年3月被按下了暂停键。

从3月10日北京对教育培训机构全面停课排查开始,教培机构就迎来了一个整治力度空前的严管时代。

有媒体统计,近30天内全国各地有近800家校外培训机构被点名通报,其中不乏学而思、新东方、跟谁学等行业头部机构,且是被多次点名。

比如4月23日,北京市教委通报了学而思网校、猿辅导、高途课堂和网易有道精品课的问题,包括违反教育部办公厅对培训机构课程时间的规定、以不当用语误导学生报名缴费、违规提前招生收费等。

4月25日,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因为价格违法行为被分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当然,当时的冲浪网友们也觉得“罚得太少了”。

毕竟,野蛮生长的教培行业确实乱得可以,虚假广告、过度营销、教学质量堪忧、胡乱收费、退费无门、预付款“跑路”等各种现象屡见不鲜。

去年,有近100家教育机构倒闭、跑路,留下退课无门的家长和很多依旧在为“教育贷”犯愁的学生;哪怕是行业里春风得意的上市企业,也在不停地用“洗脑式”的营销刺激家长的敏感神经和“你来,我培养你的孩子,你不来,我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的话术制造焦虑。


把家长们的焦虑具象化,就是从出生就开始内卷的鸡娃们,和行业里一笔比一笔夸张的融资。

做生意还是做教育?

2020年底,作业帮完成E+轮超16亿美金融资。这是迄今为止在线教育市场数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仅去年一年,在线教育头部两大企业作业帮和猿辅导所获得的融资就将近50亿美元,这几乎超过了过去10年在线教育市场融资的总和。

果然,250万连当个零头都不配。

当然,融的多,花的也多。早在2019年暑期,整个在线教育头部公司在广告营销上的投放就超过了40亿,这个数字远远的高于过去几年的资金投放额。初步统计到了2020年,同期的资金投放规模就翻了一番。

花的越多,家长越焦虑,给孩子报的课越多,教培机构就越能站在风口上,融的越多。

为了能让这种不长久的“烧钱”持续下去,机构们也在积极寻找新的可能性——换句话说,给家长们提供补课的一百种姿势。

大班课同质化,那就搞“个性化、定制化、教学效果更好”的1对1、小班课;文化课、兴趣班泛滥,那就搞“培养孩子的数理思维能力”的思维课。总之无论孩子成绩如何性格几何,都会有课程适合他。

投资需要回报,公司需要盈利,家长们的焦虑就是教培机构的冲锋号,令人观感不好的是,教培机构们一边宣传制造着焦虑,让内卷从娃娃抓起,一边还要高举“教育普惠”的大旗。

虽然,他们至今仍然在一二线城市集中发力,顾不太上下沉市场。

“教育本身就需要企业踏踏实实做长周期的事,在线教育目前资本和金融的属性太高。”希望在强硬的严格监管之下,烧钱烧到停不下来的教培机构们,能记起不知还剩几分的“教育初心”。

参考资料:
Fastdata极数 |Fastdata极数:2020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报告》
来咖智库 |《拒绝“鸡娃”,学前培训按下暂停键》
深响 |《在线教育模式之争:1对1、大班课、小班课背后的计算游戏》
新摘商业评论 |《一年烧了50亿美元,在线教育的故事怎么往下讲?》
多鲸 |《在线教育合规之年,做生意还是做教育?》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