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言语伤害会给孩子带来什么影响-心理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心理学 >  父母的言语伤害会给孩子带来什么影响

父母的言语伤害会给孩子带来什么影响

发表时间:2021-05-12 17: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01

言语虐待的心理影响


一名年轻女子的早期生活中就出现了口头辱骂和煽风动火,但随着她变得更加独立,这种情况逐渐升级。以下是她认为这一切塑造了她:


“我对自己很挑剔,过于敏感。我的自我形象很糟糕,几乎是畸形的,尽管我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为了避免被拒绝,我会过度分析别人的意图。我不太喜欢社交,可能会很消极。我想知道我是否在寻找抑郁的感觉——我喜欢忧郁的歌曲或故事。我最大的恐惧和动力之一就是别人对我的在乎不够。”


从教科书的角度来看,这个女人患有拒绝敏感症和低自尊,有一种焦虑/全神贯注的依恋类型,容易沉思,也许还会抑郁——所有这些都与世界上的高成就并存。她并不是唯一一个在童年受到言语虐待的人。如果你想了解虐待是如何长期影响一个人的生活、自我形象和思维过程的,想象一下把一块石头扔到水里,然后观察涟漪效应。这是口头虐待的直接影响,会造成深深的情感痛苦。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一种既定的重复行为模式,所以除了疼痛的循环,孩子还发展了应对机制,其中很多都是适应不良的。



受语言虐待的孩子可能会用疼痛来武装自己,这只会削弱她已经受损的管理负面情绪和自我安抚的能力。婴儿通过协调的养育方式学会自我调节和安慰自己,但是辱骂他们的父母完全不协调。受虐待的父母照顾的孩子可能会不断充满情绪,这进一步限制了他或她的情商的发展,情商是建立在识别和处理情绪之上的一套技能。在持续的言语攻击之后,孩子很难辨别他或她是感到害怕、羞愧、受伤还是愤怒。


最后,内化传达的信息——那些贬低、吹毛求疵和羞辱性的词语和短语——会改变一个人的个性、自尊和行为。“自我批评”,这个常用的术语,听起来比它实际上要温和得多,因为它可能会处于自我憎恨的危险边缘,并在极端中蹒跚而行。这是一种思维习惯,把每一个小故障、挫折或失败都归咎于性格中根深蒂固的缺陷,让人认为,“我失败是因为我太愚蠢,太没用,做不了其他任何事,”或“难怪她离开了。”“谁会真正爱我?”


02

言语虐待和家庭动力学


口头谩骂和攻击并不是在真空中发生的——它毒害了家庭,也毒害了养育家庭的源泉。在童年经历过言语虐待的成年人经常会说,有兄弟姐妹加入他们,欺负他们,或者把他们当替罪羊。他们描述说,父亲们袖手旁观,什么也不说,而他们的母亲却一再将他们边缘化。


66岁的汤姆说,他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所有的家庭都不像他的家庭。他用自己的话来说,他的父母是“街头圣人”——在外面的世界举止得体,而在家里却是魔鬼。顺便说一下,这是非常常见的,因为口头辱骂通常是家庭秘密,如果被发现,会被归结为是孩子需要“纪律”或“纠正”。汤姆的父亲是一个公开的虐待和暴力的人,他的哥哥在身体和情感上都欺负他。但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的母亲是最难对付的,因为她的攻击性更隐蔽。


“我父亲的行为让我对暴力很敏感。我哥哥做的更糟糕的是,它让我感到无助,不仅是面对暴力,而且是面对傲慢的孤立,当我觉得自己处于无权的地位时,被侵略性地贬低。总之,它使我感到害怕和胆怯。我母亲的行为更加微妙——没有任何暴力的迹象,也从来没有高声咒骂过,而是总是愤怒和坚持——她的行为实际上给我留下了一种深深的背叛和被遗弃感,我至今仍有这种感觉。”



喜欢控制的父母经常用语言虐待一个孩子,以此来操纵家里的其他孩子,这些孩子可能会成为替罪羊或欺负被挑出来的孩子,以保护自己免受语言攻击,让自己感觉良好,或讨好父母。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母亲、父亲或双方身上。


当口头谩骂和煽风动火结合在一起时——父母说了些什么,然后又否认,迫使孩子考虑她是掌握了现实,还是像父母说的那样“疯狂”——这种影响是极其有害和有害的。


03

成年后从儿童语言虐待中恢复


“恢复是一个过程。我想说的是,当我意识到是我母亲的声音——在我脑海里给我负面的声音——只是一个声音,而不是现实情况时,我现在大部分时候都过得很好。复苏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做了几年的行为治疗,每次治疗都让我意识到虐待的严重性。我真的相信每个家庭都像我的家庭一样——直到我在39岁的时候醒悟过来,我意识到我必须找到我压力的根源。我不喜欢在治疗中谈论我妈妈,因为我不想在她身上花一分钱,但一旦我这么做了,闸门就打开了,咨询师帮助我意识到我有一个虐待我的母亲。”



从言语虐待中恢复的第一步,正如一名46岁妇女的证词所表明的那样,是承认它发生过。这往往是困难的,原因有很多,包括使家庭“正常化”;仍然想要与父母建立联系;认同语言虐待并非真的具有腐蚀性的文化观念等等。好消息是,在帮助和支持下,内在化的循环可以被关闭,取而代之的不仅仅是一个更肯定的信息,而是一个最终反映你是谁的信息。


Tomoda, Akemi, Yi-Shin Sheu, Keren Rab, Hanako Suzuk, Carryl P. Navalta, Ann Polcari, and Martin H. Teicher,” Exposure to parental verbal abuse is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gray matter volume in superior temporal gyrus,” NeuroImage (2011), 54, 5260-5266.

Eisenberger, Naomi. “The Pain of social disconnection: examining the shared neural underpinnings of physical and social pain” (2012)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May 2012), 13 (6), 421-434.

Kross, Ethan, Marc G. Berman et al. “Social rejection shares somatosensory representations with physical pain” (2011) PNAS, vol, 108, no.5, 6270-6275.

Gray, Kurt and Daniel M. Wegner, “The Sting of Intentional Pain,” Psychological Science(2008), vol. 19, number 12, 1260-1262.

Sachs-Ericsson, Natalie, Edelyn Verona, Thomas Joiner and. Kristopher J. Preacher, “Parental verbal abuse and the mediating role of self-criticism in adult internalizing disorders,”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006) 93, 71-78.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