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投企业 9 成仍在亏损,64 岁孙正义不知天命?-IT动态-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IT动态 >  所投企业 9 成仍在亏损,64 岁孙正义不知天命?

所投企业 9 成仍在亏损,64 岁孙正义不知天命?

发表时间:2021-07-18 12:0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孙正义的脚步尚未停止。但他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作者:阿布  编辑:吾人
来源: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软银愿景基金所投资的公司超过90%,甚至95%,依然还没有实现盈利,甚至仍在亏损。”7月8日,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上,软银董事长兼CEO孙正义在演讲中表示。


1957年生人的孙正义如今已经64岁,早就过了知天命的年龄,开始步入耳顺之年,但从投资方式上,杀伐决断,仍颇具野心。


在业内,不会有人把投资项目95%不盈利拿出来说,更不会当做一种“陪伴创业者一路前行”的话术,孙正义,是天才、还是疯子?是冒险家、还是臆想者?市场或许不关心他个人的风格,但是他的财团LP们,一定会关注收益。

 

1

概率游戏


虽然孙正义表示,95%的投资公司都在亏损,但这不等于愿景基金亏损。


投资游戏,并非是枪枪击中目标的精准射法,更像是一种概率游戏。这种概率尤其在早期投资中大行其道。一支早期基金,投资20余个项目,有一个得到超额回报,就能覆盖基金收益。


孙正义显然采取的就是这种玩法,路径决定了愿景基金的结果。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莱克斯表示,在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的125家投资组合公司中,总回报率仅取决于少数几家,比如Coupang、DoorDash和Uber,这几家公司占到总回报的80%。为了维持软银在全球企业精英中的地位,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基金投资组合至关重要,也正因此,孙正义说他的软银是“会下金蛋的鹅”。


但这种赌注,并不具备连贯性。孙正义往往又只需要听几分钟就决定是否投资。出手又极为阔绰,这种高举高打的投资方式引发了LP的不满。


早年间,孙正义到迪拜募资,或许是无法摸准孙正义的脉,财阀们只有相信,这个口气极大的日本人,真的是一个旷世奇才。但在一期基金后,LP们开始质疑,这个奇才是个骗子。


孙正义善于谈判,策略极为激进。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雅虎。


1996年,孙正义决定扩大对雅虎的投资,并要求其创始人杨致远加速扩张,杨认为,公司用不了1亿美元这么多的钱,更没必要付出公司控制权这样的代价。孙正义告诉他,“你不让我继续投,我就投你的竞争对手,让他打垮你。”杨致远无法,只得交出雅虎30%股权。


这样,你不接受,我就投资你的竞争对手,在孙正义此后的投资中也延续下去。


当初投资阿里巴巴,孙正义给出了4000万美金,但最后处在艰难时期的马云只拿了一半。在面对创业者时,孙正义表现的都是不差钱的豪迈,他的一个极具特点的做法就是给对方目标3~4倍左右的投资,让创业者在短时间内快速扩张,从而占领市场。


如今,国内头部的投资机构似乎也在“继承”这种做法,通过烧钱快速占领市场,在投资时并用大钱砸下独投地位。投资人所言的确定性,正在将他们拉进又一个新的风险中。孙正义难道不就是最好的例子?


2016年底发起的愿景一期基金,募资1030亿美元,并在2019年6月宣布获得62%的回报,当时孙正义宣称要募集1080亿美元规模的二期基金。但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年收益从高达62%%急转直下到亏损16.8%呢。


孙正义高位接盘的做法,正在引发一连贯的反应,首当其冲,就是LP的不满。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投资者向沙特抱怨说,孙正义可以在投资决策上否决基金高管的决定,并且该基金的决策过程混乱,常常会发生最后时刻改变决定的情况。


随着愿景基金投资的Uber和WeWork等公司带来的投资回报率出现问题,也直接影响了愿景基金二期的融资进程,此前曾传出消息称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主权财富基金和科赫工业的投资部门等关键投资者已经取消了对愿景基金二期最初的投资额。


沙特主权财富基金也在考虑要缩减向愿景基金二期投资的额度。


2020年4月,软银决定冻结旗下愿景基金2期投资,暂时不进行新的投资;集团会保守地运营业务,将资金用于回购和削减负债。愿景基金2期之前预计集资约1080亿美元,但一直未能从公司以外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并转而用本身资金替代。


但随着财报的发布,软银似乎又回血了。

 

2

超越巴菲特

一年创造425亿美元净利润


时隔一年,孙正义就扭转了困境。


截至今年3月底的财年里,软银收获458.8亿美元的净利润,超过了巴菲特的伯克希尔 哈撒韦公司上一财年创造的425亿美元净利润。这不仅刷新了软银的纪录,也打破了所有日本公司的纪录。


此次业绩上涨主要原因,是“愿景基金”的投资对象企业估值增加,例如美国外卖配送平台DoorDash和韩国电商Coupang等上市,在股市获得了高估值,提高了软银集团的收益。


而就在一年前,愿景基金还是软银有史以来最大亏损的源头,现在却成为推动公司利润的最大燃料。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发布财报后没几天,软银股价却跌超3%。资本市场不爱孙正义吗?


早已有了线索。


事实上,软银大部分的利润都来自于该公司拥有的大量上市公司和私营公司的投资收益,今年第一季度收益,软银大部分就来自于新上市的韩国电子商务巨头Coupang。


虽押中了成功的上市公司,但愿景基金的失败案例也不在少数。


WeWork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孙正义曾将WeWork视为下一个阿里巴巴,但显然,无论是业绩汇报还是与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的关系,都沦落到一个不可收拾的境地。


WeWork的成长经过像过山车一般,早期,这家独角兽企业备受资本青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全球不断扩张,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孙正义也对亚当诺依曼惺惺相惜。2017年,软银在WeWork上累计投资了104亿美元,但此后,WeWork的神话破灭,估值断崖并撤回了IPO申请,沦为硅谷笑话。


此后一条分析愿景基金模式的Tweet 炸了锅。上面详解介绍了愿景基金的运作模式:


有愿景基金由投资机构(GP&SBIA UK)和实际出资人(LP)共同参与,前者负责敲定项目和价格,后者负责给钱。等项目清退完成再将本金和利润返还给出资人,投资机构则赚取管理费和分成。


但要注意的事,愿景基金里除软银以外公司所提供的资金中,约有 2/3 以债务形式存在。这部分债务有 7% 的年息,每六个月支付一次。脚注指明,优先级更高的利息支付,可以用其他出资人的资金先行偿付。


拿后进场的钱分给先进场的人,愿景基金居然有了庞氏骗局的影子?


除了满天飞的争议,WeWork的倒塌引发了华尔街对于科技类项目的一场讨论,科技行业的高估值充满泡沫,让华尔街开始重提现金流的重要强。


直到今年2月,孙正义掏出了30亿人民币,掌控WeWork的同时,将亚当诺依曼赶出了公司。发布财报之前,孙正义表示,对曾经的投资失误遗憾,指的就是WeWork。


正是由于在WeWork等项目上的失利,让愿景基金和软银遭受了巨大的亏损。为此,2020年4月-9月,软银出售了中国阿里巴巴、日本电信公司SoftBank Corp美国移动公司T-Mobile的股份,得益于此,软银资产增长了5.6万亿日元的收入。


但资本市场并不买单,有美媒评价,软银的这次成功主要靠的是繁荣股市的推动,故而无法给投资者吃定心丸。


不确定性,是孙正义的赌注,买赢了就是天才。孙正义表示:“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他强调自己将致力于实现“技术革命”的梦想。但实现这一目标之前,软银内部问题不小。

 

3

核心人员出走软银

但孙正义仍未改变


过山车一样的业绩, 让软银团队处在不稳定之中。


今年3月,软银集团首席战略官Katsunori Sago被爆出正计划离职,他在该公司任职不到三年。


知情人士称,这位原高盛老将在2018年6月加入软银。因具体事宜尚未公开,知情人士要求匿名。另一位知情人士称,他的实际离职可能要到6月份。


随后,软银集团确认了此消息称:Katsunori Sago将辞去软银集团(SBG)首席战略官、执行副总裁和公司高管职务。


Katsunori Sago并非首个离职的核心人物。十个月前,软银集团首席合规官查德·芬特里斯(Chad Fentress)宣布离职。他在LinkedIn上的资料已经变更为Novare咨询公司创始人。芬特里斯2018年加入软银,曾供职诺基亚和PayPal。


2020年2月,加入软银仅一年的首席人事官Michelle Horn也被曝出离职。据悉,Horn也是软银最高级别的女性管理者之一,直接向孙正义和首席运营官MarceloClaure汇报工作。此前,她曾在麦肯锡工作多年。


就在同一时间,据《金融时报》传出消息称,软银内部在讨论副董事长Ron Fisher在公司的未来。Fisher于1995年加入该公司,是孙正义任职时间最长的副手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在Ron之前,愿景已经失去了合伙管理人Praveen Akkiraju。


不足两年时间,软银内部的人事震荡,让这个投资帝国风雨飘摇。但随着疫情的缓解和韩国的电子商务巨头Coupang顺利上市,让软银得到了高达几万亿日元的未实现利润。要知道,上一年其亏损高达1.8万亿日元。


但市场并不买账,最大的疑虑是,软银这样的业绩,是否昙花一现?


团队不稳,孙正义仍未改变。由于无法说服阿布扎比、沙特等主权财富基金向二号愿景基金投资,软银不再期望从外部融资,并承诺将300亿美元自有资金投入第二只新基金。这只基金,风格不变。仍是一贯的凌厉打法。


知情人士称,迄今为止,愿景基金二号已经累计向90多家公司投资了大约200亿美元,未来还将向至少30家公司投资。似乎是资金受限,相比一号基金,二期基金投资总数少于100家,总投资额为857亿美元。


近期,有消息称软银董事会即将批准新的资本配置方案,这就意味着软银在拉美地区的投资规模将达100亿美元,较此前增加了一倍。


早在2年前,孙正义创建了软银拉美基金,规模为50亿美元。此后,以每个月投资1家的速度进行了投资,今年上半年,向拉美8家初创企业注入了近14亿美元资金。


孙正义的脚步尚未停止。但他的故事还能讲多久?




推荐阅读





点亮我的小星星,我们常见面吧


由于微信改版,信息流推荐顺序发生变化,桔子的消息更难找了,将桔子设为星标,就可以在前排找到我啦

分享、在看与点赞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胖友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