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城市打拼再难,也别忘记给你的生命中加一颗糖-心理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心理学 >  在大城市打拼再难,也别忘记给你的生命中加一颗糖

在大城市打拼再难,也别忘记给你的生命中加一颗糖

发表时间:2021-07-22 16:50: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者 | 桌子先生

来源 | 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北上广深,就像一个有魔力的词汇,每天都有人为了舒适离开这里回老家,可每天同样也有很多满怀希望、趋之若鹜的年轻人来到这里。

比如“芒果季风”剧场的新剧《我在他乡挺好的》,就聚焦了这样一群来到他乡打拼的女孩们,她们在大城市发生的故事和遇到的艰难,太真实了。


金靖饰演的胡晶晶工作努力,性格开朗,即便是生日当天,她也在努力工作,跑到离公司很远的一个地方为公司拉单,并且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可仅仅一个小时之后,她就被领导叫到了办公室,告知了公司要辞退她的消息。


周雨彤饰演的乔夕辰单纯敢拼有理想,可她的单纯在大城市里,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走中介租下了房子,一次性付清了半年的房租,可是转身就被中介骗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生活上因为单纯而遭遇困境的她,在工作上也陷入了危机。


经历了挚友离世、租房被骗、工作不顺,一向节省的她为了发泄买来酒在天台喝得大醉。

可最戳心的是,喝完那瓶800块钱的酒,她便只剩下200块生活费了。


而任素汐饰演的纪南嘉是大龄女青年,表面上,她在事业中如鱼得水,可是她的内心,早就在不断侵袭的孤独感中如履薄冰。

在父母眼里,不管她有多么成功,只要没结婚,便是人生彻底失败。


剧中最震撼我的一幕,是纪南嘉回到老家时,她调皮的堂侄子嬉皮笑脸地对她说了一句:“我妈说等你死了,你的东西全是我的。”


虽说童言无忌,但越是由天真地孩子说出来的话,却越能扎人。

剧中的很多人,外表看上去都很风光,但她们都各有各的不易和难处。

这就是我们大部分在大城市打拼女孩正在经历的人生。

每一个远离父母、在他乡奋斗打拼的女孩都很难,她们害怕时间的流逝,可她们更害怕的是时间过了,还没成为理想中的自己。


《我在他乡挺好的》这部剧,最打动我的,还是在于它的“共鸣感”。

它不是狗血剧,也不是什么纯情偶像剧,而是真实到让人有着无限共鸣的“现实剧”,一连三集下来,看得非常过瘾。


剧里的每一个角色身上,似乎都有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影子。

面对强硬房东上门讨债时的倔强嘶喊,在工作的高压之下还要应付催婚电话的焦头烂额,前一刻还泪流满面,下一刻就要强忍哭腔给家人报平安的面孔切换......

这些许许多多“人生不易”的、令人窒息的场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都发生过。

就像前几个月长沙那个在公交车上只是接了一个电话,便崩溃痛哭的女孩,虽然不知道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乘客们纷纷感同身受,纷纷上前安慰女孩,最后司机将女孩搀扶下车。


谁也不想轻易被生活打败,也没有人想做一个独自吹冷风的人,她们只是想有个港湾让自己好好痛哭一场。

前几天,一个在东莞打工的女人,为了给重病的丈夫治病,去银行取钱,却因为异地取款,被收取了27块手续费。


没能拿到所有的救命钱,丈夫的病便会延误,无助的她蹲在马路边上泣不成声。

仅仅是27块钱,就撕下了一个女人所有的体面。

还有那个连续加班半个月,在生日的深夜又被叫回公司的女孩,在出租车上,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落。


她只不过是想在自己的生日那天早一点下班,回到家里好好休息一下,犒劳一下努力的自己,可就算是这样一点小小的奢望,最终都难以得到实现。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这些小事情太常见,不值得一提,可是恰恰是因为它们的普通和频发,才让它们有可能入侵到每一个在他乡生活的女孩身上。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栋栋写字楼仍旧灯火通明,不知还有多少姑娘正啃着乏味的面包,眼里布满了血丝,手指在键盘上飞舞敲打着明天就要交的方案。

凌晨的末班的地铁站,那些疲累了一天的女孩们正拖着倦意满满的身躯,脱下已经让脚板麻木的高跟鞋,缓缓地走向回家的路。

在公司,她们是铁人,是战士,是为了梦想和未来不断咬牙挣扎的上班族。

在家里,她们是母亲或妻子,抑或是承载着父母唯一的希望的“金玉凤凰”。

在他乡漂泊的姑娘,背负了太多太多的期望。

在不同身份间来回切换,就连光是想停下来喘口气,都变成了一种小心翼翼的奢侈。

她们无数次面临被生活打倒,却又不敢被打倒,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身后,要么空无一物,要么有太多需要她的人。

生活不是电视剧,生活往往比电视剧苦太多。


《奇葩说》有一期聊到了成年人压力的这个问题,臧鸿飞说了一段话让我感同身受:

“每个人都要独自走过一段长长的路,有各种心酸委屈。 

走过之前,你无人可说;走过之后,你也不必再说。”

其实,我们的人生有时候就像火车经过隧道一样,虽然目前眼前的一切是黑暗的,但是只要你勇敢地往前走,用力挺住,总有一天会穿过这漫长又幽深的隧道,迎来光明。 

生活在他乡的每一个人,都非常不容易,也常常会有情绪崩溃的一刻。

但当你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了一颗不期而遇的糖的时候,这样一份虽然微小却来之不易的甜蜜,却往往能让我们被瞬间治愈。

就像纪南嘉忙得不可开交,患上肠胃炎一个人去打点滴的时候,对面病椅上的陌生小女孩笑盈盈地塞给她的那一颗奶糖。


最崩溃的时候她吃到陌生人的一颗糖,感动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就像乔夕辰一个人在凌晨灰暗的仓库里暗无天日地加班的时候,父母怕她坐顺风车不安全,在微信上发来的那个“打车费”红包。

还有凌晨两点时,嘴上说着“顺道过来看看”,实际上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帮忙的同事们。


那一瞬间,她所有的不开心和劳累,都被治愈了。

就像胡晶晶帮助那个不懂扫码支付的陌生奶奶付款之后,陌生的老人实现承诺,从家里拿了钱给她,还送给她一盒自己做的豆沙糕。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好心和等待,都值得了。

有一次,柏邦妮问马东:心里苦的人,要多少甜才能填满啊?

马东说: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需要一丝甜就能填满。

这样的一丝丝甜蜜,不仅仅可能来自于陌生人的善意,同样也可能来自朋友的鼎力相助,雪中送炭。

我很喜欢这部剧里面女性互相抱团取暖的场景。

乔夕辰被房东威胁,眼看就要动手,是胡晶晶第一时间赶过来帮她维权,并且帮她收拾行李、搬家。


乔夕辰拉着一推车沉重的货物,打不到车去公司的时候,唯一一个开车过来把她送回公司,替她搬卸货物的,只有还犯着肠胃炎的纪南嘉。


还有五年前纪南嘉接受宫颈癌手术的时候,是胡晶晶一直支持和尊重着她所有的治疗决定,给予她最无微不至的照顾。


这几个同样奋斗在异乡的女孩,无时不刻都能为了朋友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在偌大而冰冷的钢铁城市里互相取暖,为彼此输送着爱与善意。

这何尝又不是“Girls help girls”的另一种诠释?

曾听过这样的一句话“生活会赠予你最酸涩的一颗柠檬,但它同样也能被酿成一杯甜美的柠檬汁。”

在异乡漂泊很难,但再忙,也别忘记在你的生命中寻找一颗糖。

这颗糖,也许是你在深夜的路上,接到了父母打来的一个嘘寒问暖的电话。

这颗糖,也许是在上班时倾盆的大雨中,遇到了头顶撑过来的一把带着陌生人善意的伞。

这颗糖,也许是多年未聚的老友突然从远方赶来,促膝长谈的一次会面。

在他乡漂泊,离开的理由有很多,但留下来的理由,往往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就像剧中简亦繁所说的那句话,留在大城市打拼,是因为这里足够包容,也因为这里的人。

那些为你雪中送炭的人,不需要太多,用一点点甜就能将你的心填满。

而困在雪中的你,接触到一瞬间的温暖光亮,就能发现原来你从未被放弃过,原来人间真的值得。


愿每一个在他乡漂泊的你,都能找到你生命中的甜。

关于作者:桌子,身高1.85米,有8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三观比五官正,思想比套路深。个人微信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近期课程 (点击可查看详情)


(7.23-25)

(7.30-8.1)

(贵阳,8.4-8.8)

8.4-8.8)

(8.13-15)

(9.4-5)


(10.15-17)

(10.29-31)

(广州11.5-7)

(成都8月,长沙11月

(11.26-28)

(12.27-30)


(2022.3)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