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对狂奔说再见-IT动态-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IT动态 >  2019,对狂奔说再见

2019,对狂奔说再见

发表时间:2019-12-31 18:02: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作者:商陆
出品:IT爆料汇
 
2019年,“难”成为了流行语,大家嘴里说着“我太难了”,微信里发着“南上加南”的表情包,其实今年难的不止是办公室里的白领们,许多企业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马云在2019年浙商年会上的演讲中提到:“2019年做企业的都很不容易,最不容易的是,以往可能是部分人不容易,今年可能是大部分企业不容易。”
 
“到了年底了,昨天一天,我收到很多朋友借钱的电话,一天内5个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有10个,确实不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倒在新年钟声前的企业,除了往日就以亏损多为主流的互联网行业之外,一些实体行业的企业也频频暴雷。
 
因此2019年这场跨行业发生的寒潮,值得我们深思。
 

1

疯狂的淘集集
今年12月,社交电商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通过公司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已尽力未尽责》的声明,宣布淘集集的并购重组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而失败,接下来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
 
 
从8亿美元估值到破产,淘集集只用了16个月,这16个月恰好是当下互联网创业潮的一个缩影。
 
拼多多在巨头环伺之下仍能快速增长,这让外界再一次看到了电商的新乐园,随即涌现出了众多跟随者,淘集集更是对拼多多进行了像素级的模仿。
 
淘集集的前身叫“闪电特价”,通过低价进入下沉市场,其打法比前辈拼多多还要激进。
 
拼多多只能做到9.9元包邮,而淘集集却能做到一元包邮。此外淘集集好推出了限时秒杀、砍价免费拿等活动。
 
用户下载之初即可获得新人现金,随后还有新人红包,下单即可返现;邀请好友能获得相应的补贴,好友在淘集集上进行消费,用户也能从中获利,不难看出淘集集这种“现金补贴+分销返利”手段也借鉴了趣头条。
 
补贴策略早已被拼多多验证,淘集集有样学样自然差不了。淘集集成立2周后就做到了200万的销售额,六个月之后用户数突破一亿。
 
2018年10月,淘集集拿到了老虎环球基金、俄罗斯的DST 和险峰投资等投资的4200万美元A轮融资。今年6月,淘集集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DST、老虎基金等老股东,估值8亿美元,距离成为独角兽仅一步之遥。
 
但是淘集集的B轮融资却迟迟没到账,这成为了张正平口中压倒淘集集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在10月份的公开信中表示“将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
 
淘集集的增长速度不亚于拼多多,拼购的模式也已经被拼多多验证,为什么融资会迟迟不到账?
 
这或许与淘集集存在的问题有关。
 
首先就是通过大量补贴虽然换来了交易额的增长,用户数量也在不断增长,但用户的留存率偏低,许多交易都是“一次性订单”。
 
根据“深网”的报道显示,2019年5月淘集集的GMV约为5.1亿,月交易用户数约1160万,日活用户420万,但其购买用户下单后1-3个月之后的留存率只有约20%。
 
其次就是淘集集疯狂补贴不仅带来了亏损,甚至挪用了本应打给平台上入驻商家的回款,这也直接导致了商家的轮番上门讨债。
 
据采访到维权商家的媒体报道,包括商家欠款、供应商和代理商的欠款在内,淘集集的资金缺口可能超过20亿。
 
如此再加上此前的两轮融资的话,淘集集在下沉市场一共烧掉了近30亿,却只换来了一地鸡毛。
 
在电商领域活下来的企业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京东的品控和物流体验;阿里在流量获取、转化以及支付宝在支付环节形成的闭环;淘集集的前辈拼多多也凭借按需定制帮助五环外的用户在价格和商品之间找到了某种平衡。
 
那么淘集集的“独门绝技”又是什么呢?
 
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淘集集,偏偏又选择了只求数量不求质量的蒙眼狂奔,或许这才是它破产的真关键所在。
 

2

“钾肥之王”被贱卖
高速扩张,油门刹不住进而带来一些列负面后果,如果说这此前是互联网行业独有的特点,那今年一些实体企业的频频爆雷证明,这个特点是不受行业门槛限制的。
 
12月28日有着“钾肥之王”称号的青海盐湖股份的百亿资产在经过两次流拍之后,被青海汇信以30亿元兜底收购,这一价格在原拍卖价基础上打了2.4折。
 
其实家里有矿的盐湖股份之所以会将百亿资产打折出售,与一路狂奔的淘集集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盐湖股份出生时就含着金钥匙,其钾肥生产主要依托察尔汗盐湖的钾盐资源,其中采矿面积3700平方公里,氯化钾探明储量达5.4亿吨,占全国已探明资源储量的50%以上,钾肥设计年产能达500万吨,是国内最大的钾肥生产企业,占到国内六成左右的市场份额,是名副其实的“钾肥之王”。
 
盐湖股份上市以来凭借主要产品钾肥的销量如虹,其业绩也实现了连续20年的增长,销售毛利率多年维持在40%以上,最高曾达到77%,其地位堪比贵州茅台。
 
盐湖股份的业绩转折出现在2017年,当年亏损41.59亿元,同比降低1318.77%,这也是盐湖股份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
 
实际上盐湖股份2017年的巨额亏损,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初见端倪。
 
盐湖股份之所以能保持20年的高增长与其在行业内处于垄断地位有关,独一份且规模最大,想不赚钱都很难。
 
但是自2009年之后其营收支柱钾肥的价格就开始下跌,为了挽救业绩,盐湖股份开始四处扩张,提出了“走出钾、抓住镁、发展锂、整合碱、优化氯”的战略布局。
 
盐湖股份的扩张共有两个特点,项目多且多数亏损严重。其中亏损较严重对盐湖影响较大的就是“金属镁一体化项目”。这个项目从2010年7月开始运作,时至今日仍未盈利,累计耗资386亿。
 
据不完全统计盐湖股份子公司的负债高达500亿,而盐湖股份不断为其输血也导致了其在2017年的亏损。
 
2018年盐湖股份继续亏损,当年亏损总额为34.5亿元,今年上半年亏损4.24亿元,且预计今年将持续亏损。
 
淘集集的破产是结合了缺乏核心竞争力和盲目扩张,而盐湖股份的情况就比较可惜了,家里有矿的它本是家有余粮心不慌的,但也承受不住同时在多个新项目上出现巨额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仅在今年一年之内发生与盐湖股份相似情况的企业就有13家,*ST庞大、*ST利源、*ST 飞马、*ST 神城等都在降杠杆的过程中被前期高速狂奔的项目所拖垮。
 

3

徘徊在破产边缘的力帆
盐湖股份家里有矿,淘集集增长快,这让既没有矿增长也不快的力帆就显得十分尴尬,更要命的是如今的力帆想破产都很难。
 
从两个轮子的摩托车到四个轮子的汽车,再到做新能源,与车和家合作,曾经的民族品牌“力帆”想不到自己会栽在一封小小的邮件上。
 
今年10月9晚间,一份邮箱后缀为 pingan.com.cn 的疑似平安银行的内部邮件流出,内容显示,要求对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和力帆汽车四家车企的上下游产业链情况展开内部风险排查。
 
 
对于排查理由,平安银行在内部通知中表示,是因媒体曾公开报道上述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
 
事件一出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
 
虽然相关各方都进行了否认,但各自的问题却已暴露在外界的放大镜下。
 
成立于1992年的力帆靠着尹明善用经营出版社挣来的第一桶金当家底,一头扎进了摩托车行业,此后迅速发展壮大。
 
2002年进军汽车领域,随后在2005年拿到生产资质,2006年推出了第一款轿车力帆520,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力帆就成为了国内首家上市的民营车企。
 
不过在燃油车领域力帆一直缺乏核心竞争力,力帆520借鉴爱丽舍的内饰,力帆620直接山寨宝马320,力帆320模仿宝马的mini,SUV车型照搬汉兰达.....
 
力帆的燃油车一直在山寨的路上,而山寨也导致了力帆缺乏应有的技术储备,在今年新推出国六的标准之下,偌大的力帆竟拿不出一台符合新标准的发动机。
 
当然力帆并没有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随着国家对新能源的支持,力帆又把目光转向了新能源领域,而今日的困境也与此有关。
 
2015年力帆发布了总额为52亿元的增资方案,希望借此转向新能源汽车领域,尹明善表示“2020年前推出21款纯电和混合动力新产品,实现累计50万台新能源汽车的销量目标。”
 
不得不说尹明善的眼光确实很准,为力帆新能源赢得了一段好日子,2015年力帆新能源的销量为14874辆,在国内名列前茅。
 
但尴尬的是在2015年经财政部证实,力帆将2395台不符合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标准的车辆申请了补贴,被查处后财政部不仅不予补贴,还取消了力帆乘用车2016年申请补贴的资格,骗补事件对力帆的品牌形象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根据12月13日力帆汽车发布的最新产销报告数据显示,今年11月力帆汽车传统乘用车产销分别为122辆和73辆,同比下跌97.74%和98.59%;新能源汽车销量为441辆,同比下跌67.67%。
 
今年1-11月力帆汽车累计销量22134辆,同比下跌74.97%。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2899辆,同比下跌65.78%,这个数字不仅无法与已经从传统车企转型新能源的比亚迪相比,就连被许多造车新势力的销量也要比力帆高上不少。
 
不难发现,一方面力帆传统燃油车的销量近年来不断下滑,砸下的重金的新能源也没能换来对等的成果。
 
实际上这只是力帆近年来的一个缩影,2018年全年更是只卖出31786辆,相比2017全年销量101434辆,下跌近七成。
 
今年前三季度力帆实现营收66.86亿元,同比下降19.52%;净利亏损26.33亿元,同比下降2064.56%,上年同期盈利1.3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力帆在布局新能源汽车的同时,也打算拿下新能源领域的另一只吞金巨兽——氢能源。
 
在收到上交所的“精准”问询之后,力帆的回复是,“公司的氢燃料电池汽车项目尚处于合作开发初期,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成功的风险,可能存在项目开发不及预期导致产品无法进入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的风险。”
 
而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力帆缺乏核心技术,在氢能源领域做代工的可能性比较大。
 
在销量惨淡、新业务受挫的同时,力帆还面临着严重的负债压力。
 
根据力帆股份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其流动负债达到192.83亿元,流动资产仅121亿元,负债率达到75.2%。
 
目前,已经有25家银行先后为力帆提供了总计125.66亿元的授信,然而这百亿元授信额度现在仅剩4.5亿元。
 
此外,力帆还背负着6起重大诉讼和仲裁,涉案金额总计12.8亿。
 
就在最近,眼看情况不妙的重庆市政府召集了地方金融办以及相关银行机构债权人,帮助力帆汽车成立了债委会,并要求各银行“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
 
但是力帆的问题仅仅是钱吗?

 结语
 
实际上今年翻车的企业远不止上面提到这几家,扇贝又跑了的獐子岛,让车加水就能跑的庞大集团,公司高管集体辞职、创始人入狱的暴风,长租公寓,韦博英语......
 
2019年的天雷滚滚没有行业的限制,各行业内尚不知还有多少企业在寒风中裸奔。
 
正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吃瓜群众们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如果淘集集在打法上没这么激进,如果盐湖股份不大手大脚,如果力帆不靠山寨而是掌握核心技术....
 
但世界上是没有如果的,对我们来说,2019年是倒逼所有人成熟的一年。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曾有言:“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希望我们未来不要成为让后人感到悲哀的“后人”。


责任编辑:蔡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