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观念史:所以......世界大战?-心理学-热点资讯-野望文存-科技 
    欢迎来到野望文存-科技!
当前位置:野望文存-科技 > 热点资讯 > 心理学 >  妥协观念史:所以......世界大战?

妥协观念史:所以......世界大战?

发表时间:2019-12-25 17:01:00  来源:野望文存  浏览:次   【】【】【

近期法国的游行示威愈发势大,我一留法朋友戏称法国的现状是“世界大战”。仅仅游行也就罢了,这个热衷革命的民族似乎觉得暴力革命才能改变现状,从大革命开始,法国经历了七月革命、二月革命、巴黎公社革命,失败的1832年革命和N次工人起义。海峡对岸的英国虽然也曾把国王送上过断头台,然而总的来说,其政治文明的进步(宪政、公民权的扩展等)是在平和中进行的。


这种国别差异有许多政治学家和历史学家进行了解释,其中一个主流的观点认为法国的君主专制势力强大,不通过暴力革命无法让国王让渡权利。然而这个理论所无法解释的是,大革命后法国接连不断的政治动荡。尤其是那些共和时代的动荡暴乱。


法国君主专制高度发达,很早的时候君权就压制住了贵族,路易十四通过提拔新贵牢牢的把握住了权力。提拔没有根基的新贵是东西方专制君主的共同手段,科举制是中国政治制度的最伟大成就,然而它最初的动机就是打压世家豪门提拔寒素平民扩张君权而已。


君主集权的历史似乎在解释法国革命之频率上不具有太强的说服力,即使在现代,法国人的也比英国人更多的通过暴力行径表达对政府的不满。这或许,是观念上的差别?


“妥协”(compromise)的观念史似乎告诉我们,确实如此。


compromise一词最早的意义可追溯到古罗马, 是指为了永久解决争端而寻求公正中立的第三方仲裁者。其原意更类似于我们所说的“仲裁”而非“妥协”,在当时,“妥协”甚至被认为是通过非暴力手段解决争端的唯一方式,在那时候,连耶稣基督也被描绘成调节冲突带来妥协的人,许多作家公开称赞“妥协”,如莎士比亚等。到了十七世纪初,这种古典意义已经开始消失,在英国取而代之的内涵是“双方共同协定形成一种契约或同盟关系”。它似乎是正面的。


让我们看看英语国家的人怎样使用“妥协”一词,其意义是否是正面的,保守主义的鼻祖埃德蒙.伯克认为:“所有的政治治理,实际上人类的一切利益和福祉,一切德性和有先见之明的行动,无不是建立在妥协和等价交换的基础之上”;还有麦考利勋爵那广为人知的名言:“若要做出有用的行动,行动的生活必定是妥协的生活”;二战期间美国的司法部长和纽伦堡审判的首席法官美国人弗朗西斯.比得尔(francis biddle)于1957年写道:“当然,我们的整个国民生活建立在妥协的基础上,伟大的制度即美国宪法本身,就是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妥协......”;数十年后,彼得.克鲁普菲尔(peter b.knupfer)仍然同意:“妥协是自由政体的标志,在政治学家、历史学家和美国政治史的非正式观察者中这已然是不证自明的”。追溯到美国伊始,建国者如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宣称:“在我们州的立法机构,常常需要寻求调和各个县的利益的妥协方案”。甚至有学者认为,“可以根据对妥协的普遍态度......划分每种政治制度的类别”(marvin rintala,1969),还有“民主与妥协占据着政治领域的核心位置”(arthur tuflik,1979),等。


保守主义政治学家埃德蒙.伯克甚至著作《法国革命论》猛烈地攻击了法国大革命的原则


而与英吉利一衣带水的法兰西,在十六世纪后半页,蒙田、柯基耶(coquille)和沙朗(charron)已经担心妥协会带来某种损害了。妥协即容忍,或放弃荣誉。1680年的皮埃尔.里十来在他的《古代和现代法语词典》中提到了“妥协”的新含义:“损害一个人的信用、荣誉及其最珍视的事物”,同时警告说:“正直的人不该和流氓妥协”;安东尼.斐乐蒂埃更是在他的《通用词典》中指出:“妥协还意味着与没有价值的人竞争,把自己降等”;


这种用法延续到了十八世纪,“妥协损害了荣誉、国家、财产、自由和安宁”,“遭受挫折 、误解、诽谤、妥协、心碎”(狄德罗);“妥协使古老的宗教信仰受到了损害”,“妥协损害了他的权威”(伏尔泰);“妥协使国王的权威受到了损害”(卢梭)。在《新爱罗伊斯》中,妥协被卢梭几十次的使用,他没有一次使用妥协的正面意义,甚至“讨价还价”的中性意义


从十七世纪开始,一衣带水的英法两国的人民和知识分子对“妥协”就开始持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或许是这种态度带来了不同的政治后果,拒绝妥协的法国政府和法国平民只能通过你死我活的斗争一较高下,英语国家的人则明白各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重要性。


然而遗憾的是,现代的英语世界,“妥协”似乎已然在群众中被污名化了 ,当奥巴马断言:“这个国家建立在妥协的基础上”时,竟然制造了一个头条新闻,这时奥巴马才惊讶的发现,民众似乎已经不这么看了。


参考文献:


arthur tuflik(1979),"morality and compromise"in compromise in ethics,law,and politics,ed.j.roland pennock and john w.chapman(new york:ew york university press),41.


marvin rintala(1969),"the two faces of compromise",western political quarterly 22,no.2:326.


推荐阅读:




地位差异(或/和 阶级)的存在是一种基本的社会事实,它不仅仅决定我们拥有什么,还决定我们的行为模式、欲望和身份认同。这里推荐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政治心理science”,该公众号致力于探究微观(人际)权力运作和宏观(国内、国际)阶级秩序,理论结合实践,帮助大家洞察人心、获得权力、提升位置。

责任编辑:蔡学森